女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女佣安慰她:“没关系,兰姑她已经傻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不要担心......”
久久咬唇:“可是......可是......”
“小小姐,外面下着雨呢,很冷的,我们回去吧,不然会感冒的。”
“好吧......”
女佣牵着久久的小手,她扭头看了一眼,雨中被拽走的兰姑。
她心想,等爸爸妈咪回来了,一定要告诉他们,那个奶奶好可怕的。      
被保镖推进房间里,兰姑气的哇哇大叫,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
质问保镖为什么不让她出去洗澡澡。
“兰姑,外面这天气是不可能让你洗澡的,你老实点,不然我们真要把你绑起来了。”
说完,保镖关上门从外面上锁。
他们都有事做,觉得,从外面上锁后,兰姑应该从里面出不来了。
他们也不觉得,一个“傻子”能做出什么事来。
于是......
两人便直接离开了。
兰姑冷笑一声,等了一会,确定没有人回来看她,于是跑到浴室,从墙上狭窄的小窗,爬了出去。
......      
“锦书......锦书......”
宋锦书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但是,她觉得眼皮好沉,像是压着巨大的石头,根本睁不开。    
而且,她很疼......
浑身都疼,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仿佛像是受尽了极刑一样。
那种疼痛,让神魂都在颤抖。
好像全身的皮肉,骨头,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肉被一片片切割下来,骨头被敲碎......
“锦书......醒醒,锦书......”
珍妮姐守在宋锦书身边,一直叫着她的名字。
她看见宋锦书的睫毛颤动了,可是她就是不醒。
珍妮姐担心的问:“医生,她怎么还不醒啊?”
“她也吸入了迷雾,所以醒的没那么快......”
“可是......”珍妮姐还是担心。
她和那个年长的护士,一起进去时,看到宋锦书的模样都吓了一跳。
当时厉卿川倒在地上=。
珍妮姐根本没理他。  
两人之瞧见,宋锦书一身,几乎是从脖子到脚,都布满了很多咬痕,尤其是脖子上,还有两处咬破了正渗着血。
厉卿川简直就是个野兽,宋锦书身上也没几块完好的肌肤。    
她和那个护士给宋锦书火速穿上衣服,然后才让厉召带人进来,抬走厉卿川。
找来了一个女医生给宋锦书检查过后。
正如珍妮姐想的那样。
最近一段时间最好都好好养着,不能有房事。
珍妮姐握紧宋锦书的手,看到她身上的密布的咬痕,心中又一次问候了厉卿川祖宗十八代。
“王八蛋......”
外面天已经亮了,临近中午,宋锦书还没醒来。
珍妮姐心里担忧。
怕她真出事。
不过还好,12点刚出头,珍妮姐看见,宋锦书眼皮动了两下,最后慢慢睁开了。
珍妮姐心中大喜,赶紧凑过去:“怎么样,锦书还好吗?”
经过宋锦书这件事一闹腾。
珍妮姐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一下子恢复了不少,力气明显比之前大了很多,精神头也好了。
宋锦书虽然已经睁开了眼,可是意识还没有彻底清醒。
她呆呆的,仿佛没听见珍妮姐叫她。
“锦书,锦书......”
珍妮姐又喊了两声,还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