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针侠医 > 第1367章 你是陈飞宇?
夜,冷彻入骨。
雪,激荡飘飞。
絮絮叨叨的夜雪越下越大。
乔希倒在洁白的雪地上,很快,尸体上就有了不少白色的雪花。
秋元雅子暗暗摇头,或许是霍伊尔家族的光环和黑暗世界的强大,让乔希有了一种错觉,连陈飞宇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贸然下手,现在得到这种结局也算是求仁得仁。
不过话说回来,陈飞宇是世界闻名的强者,乔希死在陈飞宇的剑下,也算是一种荣耀。
伊莎贝尔已经惊呆了,霍伊尔皇室家族在北欧上流社会有着非常庞大的势力与影响力,甚至就连北欧诸国的军方,也有不少霍伊尔家族的亲信,陈非杀了乔希,他就不怕整个北欧社会对他群起攻之?
此刻,陈飞宇走到了秋元雅子的身边,伸手挑起了她比白雪还要白皙三分的下巴,笑问道:“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看来你还是很担心我的。”
伊莎贝尔眼见陈飞宇没注意到自己,悄然移动脚步,打算趁机离开这里。
秋元雅子触电般向后退了两步,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轻蔑冷笑道:“你别自作多情,我来只是想看你陈飞宇如何死在这里!”
她说的是华夏语,可偏偏伊莎贝尔能听得懂。
陈飞宇?
伊莎贝尔浑身大震,难道……难道陈非就是名震全球的华夏强者陈飞宇?
对,一定是这样,这样才能解释的通为什么陈非这么厉害,为什么他敢杀“黑暗世界”的人以及杀霍伊尔家族的乔希!
一念及此,伊莎贝尔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站在原地也忘了要逃走。
却说陈飞宇又向前走了两步,逼近了秋元雅子的身前。
秋元雅子顿时呼吸一滞,刚想退后,纤腰已经被陈飞宇搂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陈飞宇搂进了怀里,红润的双唇再度被占领。
秋元雅子使劲捶打了陈飞宇几下后,便伏在陈飞宇怀里默默承受起来。
风雪飘飞,有种别样的浪漫。
另一边,伊莎贝尔看傻了眼,陈飞宇竟然不理会她这个俘虏,转而去和其她的女人亲热?
“陈飞宇如此轻敌,他真的认为我逃不掉?不管如何,这都是我逃走的好机会。”
伊莎贝尔生平第一次,有一种被人无视反而很欣喜的感觉。
她眼珠一转,突然纵身向另一侧跑去,心里一阵得意。
突然,她眼前风雪大作,只见前方的雪地中出现了一道人影,指端还有一道红色雷霆剑芒,散发着狂暴之气,周围飞雪被这股气息激荡,纷纷向着四周飞去。
正是陈飞宇,以及他指端的“斩人剑”!
赫然是陈飞宇放下了秋元雅子,凭借着“斩人剑”的加持,速度陡然加快,提前来到了伊莎贝尔的身前。
伊莎贝尔花容微变,一咬牙,猛然抬起手指对准了陈飞宇,一道鲜红色的能量波向陈飞宇迸射而去。
一声轻笑,尽显轻蔑。
陈飞宇“斩人剑”向前下劈,只见伊莎贝尔的能量波顿时消散,并且剑势不绝,一股强悍剑意瞬间笼罩了伊莎贝尔。
伊莎贝尔只觉自己被陈飞宇剑意锁定,仿佛上天下地无处可逃,顿时一惊。
紧接着,她眼前绽放出极其艳丽的红色光芒,一股强横的剑意迫开漫天风雪而来。
剑未到,劲已至。
强横的剑意逼迫之下,伊莎贝尔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涌,闷哼一声,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丝鲜血,心中为之骇然,难怪陈飞宇年纪轻轻能闯出这么大的名声,他的实力好恐怖。
基本上没给伊莎贝尔逃走的机会,陈飞宇的“斩人剑”已经架在了伊莎贝尔纤细雪白的脖颈上。
“不打一声招呼就想走,堂堂‘黑暗世界’的人员,未免太不懂礼数了。”陈飞宇玩味的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庞,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斩人剑”微微向前挪动,已经在伊莎贝尔光滑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给白色的风雪增添了一抹凄艳的色彩。
脖子上传来阵阵疼痛,伊莎贝尔轻蹙秀眉,冷笑道:“堂堂华夏赫赫有名的强者陈飞宇,竟然化名‘陈非’偷偷摸摸来到北欧,你骗了这么多人,你又讲礼数吗?”
“哈!”陈飞宇一声轻笑:“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想一想,只有秋元雅子刚刚提到过我的名字,所以你懂华夏语?”
伊莎贝尔哼了一声,显然是默认了。
“不愧是‘黑暗世界’的强者,果然博学多才,连华夏语也懂,这样交流就方便了,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不会杀你。”陈飞宇赞了一声,收回了“斩人剑”。
脖子上的威胁骤然消失,伊莎贝尔松了口气,至少暂时保住了一命,而且传闻中陈飞宇风流花心,自己长相绝美,放眼全欧洲都没几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杀了自己。
一念及此,伊莎贝尔心神大定,不过依旧戒备的向后退了一步,道:“我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黑暗世界’机密消息的话,我就算被你杀了也不会告诉你!”
“有骨气。”陈飞宇一声轻笑,笑声中带着一丝寒意,突然闪电般出手,掐住了伊莎贝尔白皙的脖颈,道:“我很佩服有骨气的人,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骨气的代价。”
他话语中有着彻骨的杀意!
伊莎贝尔呼吸困难脸色涨红,脑海中涌上来一个念头,陈飞宇他……他真的会杀了自己。
顿时,伊莎贝尔眼眸中闪过浓浓的恐惧之色。
眼看着伊莎贝尔呼吸越来越困难,陈飞宇才松开手,道:“希望你能有所觉悟。”
伊莎贝尔咳嗽了几声,痛苦之下,眼角都有了泪花,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盯着陈飞宇,眼中闪过仇恨之色以及一丝丝的畏惧,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秋元雅子把这一些都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庆幸,陈飞宇顶多是亲吻自己占自己的便宜,相比起伊莎贝尔来说,他对自己好像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