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负情深:暴戾总裁倾心了 > 第六十二章:你我泛泛之交,送这个合适吗?
    钟禾坐在出租车里,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

    她没想过褚淮生会送她礼物,更没想过他会送她如此贵重的礼物。

    头微微一偏,她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师傅,麻烦送我去驰越集团。”

    褚淮生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跟公司里几十名高管开着严肃的会议,会议正进行到一半,钱进匆匆进来俯在他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

    他眉头一蹙,将手中的文件一合:“今天会先开到这,散会。”

    他表情严肃的朝外走,钱进紧跟在身后。

    “为什么二个小时前就离开了医院,现在才来汇报?”

    “她说就到外面透透气,很快就回来,后来一直没见人回来,他们这才将电话打给我。”

    “这点保护意识都没有,我让他们伫在那里当人桩竖着好看吗?”

    钱进无言以对。

    褚淮生低声斥责:“一帮饭桶!”

    他刚要吩咐钱进出去找人,经过电梯口时,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一个裹着大衣的女人从里面低头迈了出来。

    褚淮生愣神,待反应过来,艴然不悦的质问:“你怎么又从医院跑出来了?”

    钟禾吸了吸冻得有些发麻的鼻子,云淡风轻道:“我在那呆的闷,出来透透气。”

    说完看也不看他,径直去了他办公室。

    “去拿一杯热牛奶进来。”

    褚淮生侧头吩咐。

    钟禾进到褚淮生办公室后,就中规中矩地坐到了沙发上,她出来穿得有点少,两只手冻得通红,褚淮生瞄一眼,进到了办公室后面的休息间,出来时将一条薄毯扔给了她。

    “我发现你只要进到医院就特别任性。”

    “我发现我只要进到医院你就特别希望我住到天荒地老。”

    他说一句。

    她怼一句。

    褚淮生朝她瞪一眼:“你不知道你伤势未愈?我是为你好。”

    钟禾听到这个话,心头颤了一下。

    钱进端进来一杯热牛奶,她赶紧接过去:“谢谢。”

    毯子在身上披着,牛奶在手里握着,人很快就没那么冷了。

    她抿了口牛奶,掀眼看了看对面的男人:“你那天给我的那个东西……很值钱吗?”

    褚淮生可能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这个话题,目光漂浮了一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就是好奇。”

    他探究的盯着她望了几秒,漫不经心答:“值点钱。”

    钟禾瞬间陷入了沉思,她知道褚淮生所谓的值点钱绝非是一点,白梓的话又回响在耳边,如果不是自己特别在意的人,不会有这么大手笔。

    褚淮生为什么会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她?

    难道是……

    她不敢再往那方面想,她再是坚韧的小强,也已经被打死了。之前他只要对自己好一点,她马上就会联想到是不是对她有意思,然后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勇往直前,最后却总会落了个啪啪啪打脸的下场。

    他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她不允许自己再有任何的错觉。

    见她半天不说话,褚淮生剑眉一挑:“在想什么?”

    钟禾迎向他狐疑的目光:“我在想,你我泛泛之交,送这个合适吗?”

    这回换褚淮生不说话了,他拿起手机瞄了几眼,搁下去才说:“没关系,我不差钱。”

    钟禾一直在他的办公室坐了许久,也没有要走的打算,直到窗外天色渐沉,褚淮生才起身说:“走,我送你回医院。”

    “我看你从那门后面拿了毯子出来,里面应该有房间吧,我今晚可以住在这里吗?”

    褚淮生怔住:“为什么?”

    “我不想回去医院,那里的消毒水太难闻,我也不敢回你家,我怕你妈……所以,能让我在这里休息一晚吗?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合眼了。”

    褚淮生盯着她眼周旁的黑眼圈,知道她没有说谎,心里明白不该任由她胡闹,但嘴上终究是不忍拒绝。

    “那就休息一晚,明天一定要回医院?”

    “好。”

    钟禾进到了那扇玄关门,看到了里面一间即宽敞又干净的卧室,男性简约大方的黑白灰系装修风格,站在落地窗前,还能看到整个城市华灯初上的面貌。

    她径直走向床对面的沙发,脱下身上的大衣,小心翼翼的正要躺下去,站在玄关处的男人蹙眉:“你干什么?”

    她一脸茫然的回过头:“我睡觉啊。”

    褚淮生目光复杂,眼眶中有不知名的神色翻涌,他背过身,“睡床。”

    睡床?

    她可以睡床?

    可以睡他的床?

    钟禾想再确认一下,玄关处的人已经不见了。

    小心翼翼地躺到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先前在外面晃荡了两个小时的骨头忽然就没那么疼了。

    身上盖着温暖的被子,那上面的气息她并不陌生,反而因为是熟悉的人,她莫名感到安心。

    没有人知道,在山上那一晚她都经历了什么。

    那一场大雪,让她残酷的过往被血淋淋撕开,她好不容易痊愈的心,又开始千疮百孔。

    她在医院里不是睡不着,她只是强迫自己不要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眼睛,她又会陷入无尽痛苦的深渊。

    熟悉的气息令她安心,她眼皮渐渐沉重。

    褚淮生看了看腕上的表,深夜十一点,他该回去了,拿起搭在办公椅上的外套,正要关灯离开,忽尔听到有女人挣扎恐慌的哭泣声,“放开我,放开我……”

    他神色一凛,疾步朝里间跨去,推开门,就看到床上的女人正在被梦魇魇住,两只手臂无助的挥舞,嘴里不停的哭喊着:“走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钟禾?钟禾?”

    褚淮生试图将她从梦魇中唤醒,他按住她的胳膊,想让她冷静下来,谁知这一触碰,她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浮木,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就俯在他颈边哭了起来:“我怕……”

    褚淮生整个人不动了,他想如果不是经历了这件事,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看到这个女人如此脆弱的一面,他总觉得这个女人有很多面,虚伪的,坚强的,狡诈的,欠揍的。

    但或许,只有现在这一面,才是她最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