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魔王按时回家吃饭 > 第八十七章:活不过三集?
    有什么东西被丁琪锦一把除下,扔过深沟扔到了一个弟子的手上,那弟子接到东西,顿时双膝跪地,大哭起来:“师父!”

    “火火,你替我把门主的令牌带回门内去吧。”丁琪锦说完,兀自笑了,笑出眼泪水还止不住地又笑了一会才道:“你究竟还活着,没有修魔,没有修魔。我丁琪锦的弟子好歹都还活着,没有修魔,这就够了,够了。”

    说完他抬起头,天空中降下一道白得刺眼的闪电,电闪雷鸣过后,丁琪锦站过的地方,只剩下一片青烟。

    丁琪锦死了?

    云梦惊的副门主丁琪锦居然就这么死了?

    突然变故,柳影都没想到,在地上看了好一会,他忽然看到深沟一侧云梦惊的全员突然齐齐看向他,露出凶狠神色。

    完了,这简直是他身上的固定戏路了,又被人误会了!

    不过,柳影弄对了发展,弄错了地方,这里是震哥的地盘。

    云梦惊一行才朝柳影看过来,就见一道七彩彩虹,带子一样飘过来,挡到众人面前,隔开了柳影和云梦惊众。

    童震从彩虹一段慢悠悠走来,低着头俯瞰众人,声音低沉温和道:“丁琪锦是自己引了天雷,自绝了。你们看天上还有自引天雷的咒文痕迹。”

    众人依着他的话抬起头来,看到天空中确实还有自引天雷的痕迹,一下子,众人更加无法接受,霍火火率先嚎啕出来,捧着丁琪锦的门主令牌大哭:“师父,你为何要如此?为何要如此啊?”

    “师叔!”忽然间也明白了过来,红芍药一声惨叫,续而整个云梦惊团队都哭了起来。

    越来越大声的哭泣声中,张太阳从地上爬起来,也受不了地擦眼泪,不过擦了一会,她看到自己身上还有血,转头看到一边的柳影,疲惫地坐在地上,左臂上前日里跟小王对打的烧伤都还没好全,今天又添了新伤,好大的一块肉都没了,洞一样的一个伤口,鲜血涓涓流出。

    她跪着爬了过去,扯了身上的衣服边角要给他做简单的包扎,柳影却是摇了摇手,道:“无碍,一点皮外伤,是如何都伤不了我的。”

    说不算,他手拂过去了一下,左臂就止了血。张太阳察觉到目光,抬起头来,他低头看着她,才摸过伤口有血的手轻轻拂过她的面颊。

    “不好看的姑娘,那九年里爱过你的人也不是我,干嘛我就是要听你的呢?”

    “不知道。”张太阳后知后觉地想,这个时候开玩笑说“这是天定的缘分”是不是挺好的,但她就是笨笨的,说了:“不知道。”

    “我不知道。”

    “那算了。我也不知道。”柳影道,说完眼睛一闭,他疲惫地倒进了张太阳的怀里。

    等再醒过来,其实时间没过去太久,不过第二天而已。

    但云梦惊的人已经走了,停在海亚空中的三头云鲸都已经飞走,但两头是回云梦惊,丁琪锦那头星云癍是不见了。

    丁琪锦一众到这里,办砸了事,丁琪锦一人做事一人当,也抵了命,算是柳影和高溟的全胜。但柳影醒过来并不如他原先预料的那样开心。

    他打了个响指,点燃供他休息的棚子里的烛火,看自己左臂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昨天看着那么恐怖,到早上也就一小块很浅的痕迹的样子了。

    所以你说这世人如何不修仙,如何不去吃禁草,搏着十比一的比率。修了仙,哪怕是最差最差如任剉,花个十几年修过为了筑基,总归是不会生病了吧,总归是不会走路上随便给个车撞一下就没了吧,总归是不会那样地无常了。

    人生在世,最敌不过不就是无常吗?

    前一秒还守在自己身边,为自己哭泣哀伤的朋友,亲人……

    柳影推开棚子的大门,看到门外星空下,四周火把照耀中,任剉,张太阳,高溟和小籽在打麻将。

    很好,我怎么就没在战丁琪锦的同时,顺道把这些人给灭了。

    柳影已经牙痒要杀人,那边麻将桌边四人,看他出来,居然同时露出了极其可怕的表情,每个人都用那种“世界太黑暗我觉得我要死了”的表情看着他,每个人都好压抑,立刻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每个人都这样,柳影前面也算是间接杀生过一次了,心好,就捡了四个人里他最喜欢的那个点了,让他先说。

    小籽被点了,瞬间哭出来,讲:“我算了姻缘,我要跟阿满结婚啊,她是头牛啊,嘤嘤嘤,不说是浣熊科,起码是个考拉看着也对头一些啊,英酱。”

    “你和高溟成了朋友,不代表可以喊我英酱。”柳影拒绝了小籽的哭诉,按喜爱顺序过来,点了高溟。

    高溟也是一脸凄楚,无声啜泣了好一会,才开口对柳影说:“虽然河马阿波和小熊猫小龙都死了,我的战力排行居然还是没有变,还是八十八。英酱,我好苦。”

    “你苦什么?你战力那么差是心里贪恋太大,多少年专注搞钱,修行荒废所致。”柳影讲完,回忆了下过去,想到什么,还变了表情对他讲:“高溟,你心里不能全是钱,起码留一半给修行,也能跟仙哥神英一样啊。”

    “你学师父一点都不像。”高溟骂了他一句,到他打牌了,他回去打牌,边打还在那跟他的新好友小籽继续讨论《公公与我》这本旷世巨著。

    问过了高溟,柳影点了张太阳,她哭着说:“老公,我爹还没死啊!”

    “他没死不该是好事吗?他只是坐牢而已。”柳影提醒了她一句,张太阳愣了一下,瞬时反应过来,连忙笑了,说:“啊,好事,好事,回头回了浦西立刻就去看他,哈哈哈,我爹还没死。”

    自己老婆,也不能吐槽了。

    柳影看向四人里他最不想理的任剉,万万没想到,四个人里只有他一个人是有水平的。

    “你又怎么了?”柳影问。

    任剉才丢了一块牌,重新调换着牌的顺序认真说:“我刚刚问过麻将桌了。”

    “问什么?”

    任剉:“我问他,还真给我说中了,那谁果然活不过三集。”

    他说那谁,就是那谁,他没说那个人的名字,因为那个人的名字,麻将桌知道,柳影也知道。所以麻将桌给了他答案,他知道了,也要告诉柳影。

    柳影忽然认真起来,问任剉:“麻将桌怎么讲?”

    任剉说:“麻将桌说不对,于是我又问了。”

    “问了什么?”柳影问。

    任剉说:“问问题可能不能没有范围,掐头去尾,然后慢慢缩小范围是常识。所以我一开始就问麻将桌,那谁难道可以活到最后?”

    “麻将桌怎么说?”柳影问。

    任剉说:“麻将桌让我胡了。麻将桌的意思是……”

    任剉说着,摸过一块牌摆入他才重新摆过的牌中,摆好他看一轮似是做了会算术,随后摊牌,抬头看向柳影道:“那人没有死!”

    怎么可能!

    震哥都说死了的人,他没死,是要逆天吗?

    柳影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忘了穿衣服,而他走出棚子时,依稀记得自己床头好像有一件新衣服。

    我……

    妖王,柳神英。

    身上就一条裤衩,就出门了。

    这放在过去,是万万不能的啊。

    柳影重新回到棚子,去穿拿套新衣服,进门,穿衣服嘛,他关门,门关好再转头,一个男的,白斩鸡一样,才把自己穿进他的新裤子里,起身弄好了腰带,下一步就是去穿他的新衣服。

    柳影冲过去,对着那男的就是一顿暴打。

    打完,那男的又恢复了白斩鸡的模样,毕竟昨日才打过一轮,打不过便罢了,他还引天雷死了。柳影一边穿好了自己的新衣服,一边看床上,摸着眼泪,浑身光溜溜的丁琪锦。觉得这个画面太不好了,以他现在的属性……

    “英酱,我说啊……”任剉推门而入,看一眼,说:“打扰了,不过你也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是要注意点。”

    关门离开。

    果然……

    任剉来过了,柳影就更加没好心情,踢边上丁琪锦一脚,也不跟他废话,一张黑纸丢过去,说:“签了吧,一签解千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