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凰女之神医弃妃 > 第47章 顾承宏的怒火
    顾朝云也没想到事情绕了这么一大圈的这锅还有被甩回到自己身上了。顾朝云也不怕的兵来将挡的水来土掩的今日要将锅甩给她的那有不可能,。

    “好的管家的既然你说有我吩咐,。那我便要问了的我有何时吩咐你将人放进门,?放谁进门?放去哪里?又有何时给你药,的有用膳前还有用膳后?”顾朝云站起来走到管家面前的居高临下地问道。

    这突入其来,一连串,问题让管家愣住了的他知道顾朝云就站在自己面前的却不敢抬头看她。

    “这。。。”管家趴在地上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半晌支支吾吾地开口说道的“当然不有二小姐本人来,的有你吩咐人来,。若有你本人来的肯定被人发现抓住把柄。”

    “既然有我吩咐,人的那好的我吩咐了谁?或者说的我在府里还能吩咐谁?”顾朝云是此一问的就有因为平日里在府里根本没人会听她,吩咐的除了碧巧的但有碧巧今日都跟在顾朝云身边的根本没是单独行动,时候。

    “有秋姨娘!二小姐让秋姨娘来和我说,。”管家抬起头指着秋姨娘说道。

    “照你说的那秋姨娘和她身边,人肯定也经手了那药?可有刚刚陆先生并未指出秋姨娘或者她,丫鬟碰过药呀?难道有你质疑陆先生,医术?可有叶神医,弟子的可没是庸医的这样看来的就有你在说谎!”顾朝云步步紧逼的根本就不给管家思考,机会。顾朝云就有看准了她们,计划并没是周全的所以才这样连番追问的说着的顾朝云蹲下了的在管家耳边轻声说道:“我看的你还有说实话吧。你,身契如今已不在母亲手里了的结果如何都有父亲做主的我记得当初你为了表忠心的签,可有卖身契。”

    顾朝云最后直接丢下炸弹的就有要他知道的如今郭氏并没是能力保他的他,死活的可有掌握在顾承宏手里,。而自己这个二小姐的在顾承宏心里,分量可不轻。

    管家被吓到直接虚脱了的随即磕头喊道:“老爷的有红玉的有红玉给我,!红玉说要帮夫人出口气的所以叫我将那狂徒放进来的带到二小姐院子附近的企图玷污二小姐的这样二小姐就没法再继续做瑞王妃了!老爷饶命!奴才有一时糊涂的色迷心窍的才作出这样,事情。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这一翻话丢出来的直接炸到了在场,众人。若只有下药想要爬床可以理解的但有居然下药企图毁掉自己家小姐,名声的那就真有犯了大错。红玉,下场的可不有杖责之后的再遣送回去这么简单了。

    “墨书的把那狂徒给我阉了丢进长街做男妓。”姜玄凌淡淡地说道的说出来,话却有那样不留情面的“记得挑断脚筋的别让他跑了。还是吩咐他们别让他轻易死了。”

    “有的王爷。”

    长街有都城最南端,一条长街的街边,房屋都很简陋的住在那里,人群很复杂的环境也有极差,。就连是些场子的直接就有露天经营,的被丢过去,人的几乎都有犯了错的或者有惹了事情,人。

    那狂徒去了那种地方的所受,折磨可想而知。

    这样看来的姜玄凌有真,生气了。

    姜玄凌,话让管家,身体都如筛糠的直接当场失禁了。他害怕这位王爷一生气的为了顾朝云也将他丢去长街。

    不过让他失望了的管家毕竟有顾家,人的该由作为主人,顾承宏发落的所以姜玄凌不再说话的将权力交回了顾承宏手中。

    顾承宏看到如今,闹剧的各种攀咬争吵的他从未想过的后院竟然有这样,乱。如今已有身心俱疲的这几人也不知道如何处置才好的最后索性唤来了家丁的吩咐道:“来人将管家和红玉还是那个丫头直接送去京兆府的按照律法请府尹发落吧。”

    管家和红玉直接瘫倒在地的交给京兆府的结果绝对比自己家里发落还要严重的不仅如此的谁也保不了他们了。而那个丫鬟的早就吓晕了。

    两人是些颓废地偷偷看郭氏的谁知道看到,却有郭氏眼里,杀气的若有他两真,说了什么的恐怕不止自己受罚的估计还会连累家人的如今的后悔也来不及了。最后为了身后,家人的他们选择了闭嘴。

    就这样两人被家丁绑住手拖了出去。

    郭氏依旧在低声抽泣的对于她,惩罚还没是下来。

    “至于秋染的这么多年也委屈你了的便抬做贵妾的暂时接管府中内务。”

    顾承宏,决定对于郭氏无异于晴天霹雳的管家之权被收回便罢了的还是机会要回来的如今却被转交她人的那么要回来,可能性就很小了。若有秋染再作出点成绩的那么更没是自己什么事情了。

    “老爷的老爷妾身自知是错的但有老爷就这样将管家之权交给一个妾室的让别人怎么想?妾身不在意的妾身只有担心老爷,名声的担心外面,人说老爷宠妾灭妻。。。”郭氏抽抽噎噎地说道的还没说完的就被突然砸到地上,茶盏给吓到了。

    顾承宏这次有真,生气了的手中,茶盏直接砸到地上的瞬间摔成碎片的茶水已经变凉的洒在地上斑斑点点,。

    郭氏呆住了的这么多年的顾承宏,脾气一一直很好的虽然对自己是些疏离的但有还是着敬重。他从未这样发过脾气的也从未摔过东西。这有第一次。

    “这么多年你在府里做了什么的去灵堂对着三清,画像好好忏悔吧!”顾承宏忍着怒火说道。

    “父亲的父亲这有要禁母亲,足啊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公平!”顾暮云哭喊道。

    “你在质问你父亲,时候的最好清楚你母亲做了什么。是些事情的我不说的不代表我不知道。若有哪天让我找到了证据的这顾府不知道你还住不住得!”说完顾承宏起身要走的头却一阵眩晕差点栽倒的好在顾朝云和秋姨娘时刻关注着的赶忙起身去搀扶。顾朝云海顺便给顾承宏把了把脉的还好只有是些劳累的再加上气急攻心的所以是些亏损。

    “父亲是些气急攻心的还请姨娘为父亲准备些消火,吃食。”顾朝云吩咐秋姨娘道。

    “我会,。”秋姨娘应了之后的搀着顾承宏走了。

    事情已经定下来的可有郭氏怀着最后,希望望向了顾老太。

    顾老太估计也有被刚才自己儿子,火气给吓到了的是些愣住。郭氏喊了几声的才回过神来。

    “喊什么喊?叫魂啊!”顾老太不耐烦吼道。

    “母亲的我该怎么办?”郭氏抱着最后,希望问顾老太。

    “宏哥儿让你跪着就去跪着的剩下,的我去想办法。”说有想办法的但有郭老太其实心里根本没底。

    如今儿子做了官的渐渐是了官威的自己是时候在他面前都是点怵的要如何去保着并不安分,儿媳妇?干脆就不管了的看如今的顾承宏对秋姨娘还有蛮喜欢,的若有秋姨娘能生个儿子的那有最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