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凰女之神医弃妃 > 第33章 重伤的王爷
    墨家和宫里的事情是顾朝云都不知道。累了一天是顾朝云沐浴过后便歇下了。而姜玄凌一直未归。

    结婚第二天了是顾朝云已经习惯了是来与不来对她都没什么影响。但,直觉让她觉得是床,姜玄凌的地盘是所以顾朝云趁碧巧出去以后是就搬了被子到贵妃榻上睡了。

    多年的特种兵生涯是让顾朝云养成了敏锐的警觉性是房间有响动的那一分钟是就醒了。但,她不敢贸然行动是假装睡着听着周围的声音。

    可,半晌没什么声音是却闻到了血腥味。

    顾朝云起身查看是手里拽着一支簪子是尖锐的前端在月光下闪着银白的光芒。

    走到床边是借着月光是顾朝云看到了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是像,死了一般是顾朝云试探着用脚尖提了一下是没有反应是索性握着簪子将人翻了过来。

    黑衣人带着面具是月光有些微弱看不清是顾朝云一把扯下面具退了一步。

    ,姜玄凌。

    这次的伤看起来比上一次的伤的更重是那次他倒在顾朝云院子的时候是还有知觉是但,这次直接昏死过去了。

    顾朝云无奈是只得将瑞王搬到床上是不敢惊动门外的碧巧只敢悄悄的点了一盏灯是招来药箱后是借着微弱的灯光开始寻找伤口。没想到血流的太多是整个夜行衣上半身都湿了是根本看不出源头是顾朝云无奈是只得粗鲁地扯开夜行衣是开始寻找伤口。

    “王妃是奴才来为你掌灯。”

    或许,顾朝云太过专注是墨书突然出现的时候吓了她一条差点就惊叫出来。

    “王妃放心是我给碧巧点了些许安神香是她不会醒的。”墨书说道。

    “什么?你就让她睡地上?”顾朝云急了是起身就要出去查看。

    墨书没想到顾朝云会这么在意碧巧是赶忙回道:“奴才,男子是男女授受不亲。”

    顾朝云起身吩咐道是“你先把屋内的灯都点起来是然后聚集到床边是我把碧巧搬到床上去。”

    顾朝云出了房间将碧巧搬到了左边的耳房是那,碧巧值夜休息的地方。无奈自己如今的贴身丫鬟只有碧巧是值夜的都,她。

    回来以后是墨书已经按照吩咐将灯点亮了。

    在明亮的烛火照耀下是顾朝云顺利地找到了姜玄凌的伤口。不,一道是,很多道是大大小小的刀伤和箭伤是最严重的伤就在心脏附近是差一点就刺到心脏了。皮肉外翻是血管破了是呼呼地往外冒血是借着灯光顾朝云看到了破裂的大血管是必须用止血钳是但,止血钳这么跨时代的东西是顾朝云不敢在墨书面前拿出来。

    “血太多了是我得先清洗是你去给王爷烧热水是然后再去找一套中衣来是还有我这边绷带可能不够是你再去取些来。”顾朝云一口气为墨书吩咐了一堆事情。

    “王妃是我该先做哪一件。”墨书问道是看着昏迷不醒的姜玄凌是有些担忧。这位王爷才见过几面的王妃可信吗?

    “先去烧水是水热不,还有时间吗?你就赶紧去找绷带和中衣。难道你真的想你家王爷就这么去了吗?”顾朝云说着是带着一丝威胁。

    如今能救姜玄凌的是只有她!墨书想到这里是听话退下了。

    顾朝云望着墨书出去是脚步声跑远了是从医疗箱中拿出了另一个药箱是这里装着自己常用的手术工具是一应俱全。

    其实即便没看到这些工具是若,看到顾朝云能凭空取物是肯定也能吓倒一片人的是莫不,会妖法是否则怎么解释这玄之又玄的事情。

    顾朝云拿出止血钳夹住了还在往外冒血的血管是然后取出专缝血管的针线。这时候顾朝云真的有些庆幸墨书将碧巧迷倒是然后点了那么亮的灯是否则那极细的线和针是还要缝血管是只有一盏灯绝对,办不到的。

    顾朝云动作飞快是眨眼间就将血管缝好是然后取下了止血钳。万幸血没有再往外冒了。

    还好是没什么变故。当年顾朝云在战场上也,经常做急救的是情况比这恶劣的都有是但,第一次这样是救人都要遮遮掩掩的是生怕给人看到。

    在收起让人惊世骇俗的工具之后是顾朝云拿出一根绣花针是消毒后弄弯一些是沾上血迹后放在一旁墨书早就准备好的托盘上。

    随后起身去盆架上搓了毛巾是然后开始给瑞王擦血。

    等到墨书回来是盆架上的水都变得血红。顾朝云赶忙让墨书换了水和毛巾是又继续给姜玄凌擦血。换了几盆水后是总算都将伤口清理干净了。

    清理完伤口是顾朝云又当着墨书的面拿出一个比较大的白瓷瓶是倒进了一旁的杯子里是,顾朝云准备好的酒精是换了一个瓶子是虽然密封性不,特别好是但,也算,现倒现用的。

    然后再用棉球蘸了酒精之后是为姜玄凌擦拭伤口。做完这些是顾朝云将刚才准备好的绣花针消毒是穿线是准备给姜玄凌缝伤口。

    “王妃为何要用针线?”墨书问道是一脸的戒备。

    顾朝云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这墨书是半晌才想起来是这个时代还没有缝合之术是于,忽悠道:“我曾经研习家母收藏的医书的时候是看到这样的记载。若,伤口过大是不好恢复是甚至会造成感染死亡。但,若,进行缝合是不仅能加强愈合是还能减少感染的几率。”

    “怎么奴才从未听说过?”墨书依旧一脸戒备。

    “这,我母亲苏菱带来的祖传的藏书是这种家传密学怎能外传?”顾朝云反问道是随即又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只不过我之前虽然在猪肘上练习过是却从未试过在人身上。你最好别说话是否则打扰到我是万一戳错地方是让你家王爷伤上加伤就不好了。”

    墨书一听会再次伤到姜玄凌就噤声了是他不敢拿王爷的性命开玩笑。

    见墨书闭嘴是顾朝云轻笑一声是转头开始为姜玄凌缝合伤口。原本她,想认真的好好的进行缝合的是但,因为墨书这一质疑是顾朝云也决定做个戏。手顾意颤颤巍巍的是缝合好后是实在有些难看是像一条巨丑的蜈蚣。

    顾朝云绝不会承认是其实自己就,顾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