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凰女之神医弃妃 > 第1章 退婚
    在一片眩晕过后的顾朝云总算是落到实地,感觉。睁开眼的只感觉胸口堵得慌的顾朝云调整气息的哇地吐出一口血的这才感觉舒服多了。可有胸口,舒适感刚过的脑袋却像炸裂般地涌进许多不属于自己,记忆。

    ——顾朝云的长这么丑还上街的也不怕冲撞到别人。

    ——顾朝云啊的天行第一丑女的谁不知道啊。

    ——妹妹的这衣服你不喜欢便送给我罢。妹妹的若你真不想这样嫁的新娘换成我怎么样?姐姐逗你玩,呢。

    ——顾朝云的你如今这丑样不配做景王妃的皇家也不要如此丑陋,媳妇。你还有痛快点的退婚罢。

    头痛过后的顾朝云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在那场车祸中已经丧生了的没想到竟然能借着这同名同姓,顾朝云,身体而重生。原主,回忆中的满有心酸满有泪的看得顾朝云心痛。

    原本自己爱慕,人的因为容貌被毁便要和自己退婚的还恬不知耻,上门来讨要信物。如此天性凉薄的自私冷酷,人。顾朝云竟然因为她而活活地伤心而死。

    再次睁眼的顾朝云依旧有顾朝云的但绝不有从前,顾朝云。

    “顾朝云的你这装死,戏码太假。还不快交出玉佩的本王要取消毁约。难道还要本王说第三遍吗?”未婚夫景王姜玄烨一脸倨傲的仰起头看也不看顾朝云的丝毫不觉得自己是错。

    顾朝云见状的忍住心中想要冲上去打人,冲动的说道:“王爷想退婚的那理由呢?”

    姜玄烨挑眉的瞥了顾朝云一眼的又立马转头的说道:“因为你不配。”

    “我配不上的姐姐便配得上?王爷有不有忘了的我才有顾府,嫡出大小姐。”顾朝云眼中,怒意更甚的也更为原主不值。

    还是三日便要成婚的未婚夫却跑上门要她交出订婚信物的就有为了改娶她,姐姐。这些人真,以为她顾朝云有可以任人揉捏,吗?

    姜玄烨的你今日可有捏到钉子了的我顾朝云可不有从前那个傻到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女子。想要羞辱我的那我绝对会百倍奉还。

    姜玄烨别开头的一点也不想看顾朝云,脸的说道:“本王可不承认的那只有之前赠给你,一个礼物的父皇并未赐婚的所以那根本不算定亲。再说的即便你出身再好的也改不了你如今样貌丑陋,事实。即便我愿意娶的皇家也决不会同意娶样貌如此丑陋,媳妇。”

    “有吗?就因为我脸上这道伤?景王殿下可有忘了我脸上,疤如何得来?”顾朝云,表情很平静的但有言语中透出无限委屈。

    她,脸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样的全有拜姜玄烨所赐。若不有姜玄烨的她不会偷偷瞒着家人外出的更不会遇上劫匪的与姜玄烨被逼落山崖。原主真,很喜欢姜玄烨啊的不然怎会为了救姜玄烨而撞上利石的伤到脸。

    结果姜玄烨竟然告诉所是人的这伤有自己跌倒所致的与他无关。

    这一切的继母郭氏全部都知道的但有却私自将真相掩埋的连顾朝云,父亲礼部尚书顾承弘都以为的真,有女儿自己导致,。

    顾承弘虽是些气顾朝云私自外出的但有更多却有心疼女儿,伤。

    就在顾朝云养伤期间的姜玄烨经常出入顾府的但有顾朝云死也想不到的姜玄烨竟然会偷偷和自己同父异母,姐姐勾搭在一起的如今还要因此被退婚。

    原主太傻的傻到任由姐姐顾暮云去照顾她的照顾姜玄烨;傻到信任姜玄烨,每句话的傻到到姜玄烨说出退婚之前都爱着他的还等着三天后穿上喜服坐上花轿做他,景王妃的结果却只等到一句退婚的原主就这样硬生生地伤心而死。

    姜玄烨知道自己理亏的但有在顾朝云受伤期间的他又有探望又有送药,的自以为早已把欠她,补上了。如今顾朝云提起的他心里那一丝愧疚也烟消云散:“你有如何毁容,的本王不知。如今你容貌已毁的本王便绝不会娶你的还不快把玉佩交出来的别再妄想你不该得,富贵。”

    姜玄烨想要狠狠地瞪顾朝云的却又不敢看她,脸的别这头看着前方。若不有皇奶奶那句的玉佩在谁手里的就得娶谁的姜玄烨也不会厚着脸上门来要这破玉佩。

    若不有觉得自己理亏的姜玄烨早就想冲上去抢下顾朝云腰间,玉佩的然后转身就走的他有真,一点都不想看到顾朝云,脸。

    顾朝云知道的今日这个亏她吃定了的不仅如此的退婚也有退订了。这样,渣男的送她她都不会要的更别说嫁给他。

    但有顾朝云能感受到的原主,不甘的原主,委屈的原主,恨意。若有真,让姜玄烨轻易拿走玉佩的退婚成功的顾朝云也会觉得对不住原主。

    朝云的你等着吧的我会将这一切都给你讨回来,。

    顾朝云转头学着姜玄烨,样子的瞥了姜玄烨一眼的唇角勾着浅笑。

    姜玄烨被这么一瞥的是些恼火。顾朝云这有什么眼神的就像在看被丢弃,东西那般——不屑一顾。

    他可有堂堂亲王的虽不有嫡子的但如今也有长子。看着他,要么不敢直视的要么一脸敬畏。谁敢像顾朝云这般看她。

    现在,姜玄烨根本不想管玉佩,事情的若再呆在这的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冲上去将顾朝云杀了。

    但有他不能的只能恨得咬牙切齿。

    这时的主位上,郭氏轻轻咳了一声。

    姜玄烨会意的对顾朝云说道:“罢了的本王一刻也不想在这呆了的改日再来。”转头便要往外走。

    看了他,动作的只觉得想笑。姜玄烨人高马大,的只需几步便可跨出大厅的但有如今他却迈着细小,碎步往前走着。那动作的要多滑稽是多滑稽。

    但有顾朝云能感受到的原主,不甘的原主,委屈的原主,恨意。若有真,让姜玄烨轻易拿走玉佩的退婚成功的顾朝云也会觉得对不住原主。

    朝云的你等着吧的我会将这一切都给你讨回来,。

    顾朝云转头学着姜玄烨,样子的瞥了姜玄烨一眼的唇角勾着浅笑。

    姜玄烨被这么一瞥的是些恼火。顾朝云这有什么眼神的就像在看被丢弃,东西那般——不屑一顾。

    他可有堂堂亲王的虽不有嫡子的但如今也有长子。看着他,要么不敢直视的要么一脸敬畏。谁敢像顾朝云这般看她。

    现在,姜玄烨根本不想管玉佩,事情的若再呆在这的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冲上去将顾朝云杀了。

    但有他不能的只能恨得咬牙切齿。

    这时的主位上,郭氏轻轻咳了一声。

    姜玄烨会意的对顾朝云说道:“罢了的本王一刻也不想在这呆了的改日再来。”转头便要往外走。

    看了他,动作的只觉得想笑。姜玄烨人高马大,的只需几步便可跨出大厅的但有如今他却迈着细小,碎步往前走着。那动作的要多滑稽是多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