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幽剑尊 > 第五百零九章 坐视不理
    惊讶之下,众多强者望着那三人的头顶上方时,在下一刻,一片片低呼声尚未落下之际,众人也是站立而起,各自睁大双眼,扫一眼头顶上的古老文字,脸上现出莫衷一是之色,在光芒闪烁中,也是站到了一旁。

    “怎么回事?那妖者参悟出的灵术品级,竟然比我们武者还要多,这怎么可能?这些不都是妖孽么,妖孽的灵智怎么能够超过人类!”

    见状,那无数道望过去的目光中,多数存在的眼中,都是浮现出羡慕之色,而同样是有着为数不少的武者,顿时愤慨不已的嚣叫宣契,因为地阶高级灵术,对等地阶高级武学。

    这等灵术,就算是放眼大夏王朝,那也是等于重量级的上品武学,然而现在,却是被妖族领悟到了,就算是看的心情激动不已,但无形中,也是让得众多武者感觉低妖族了一等,气势都是低了一筹,而愤然觉着脸上无光。

    “难道那上面的武者都是天资拙劣之人?”嗡嗡声中,不少武者脸上都是布满着郁愤不平之色。

    不过仍然是有一些较稳沉稳的武者,并不过于纠结此事……

    “可惜,这次没有参悟出天阶灵术。”雀云妃面色略微有些黯然,浮现出淡淡的失望之色道,“看来这弥天碑中,果然是不存在天阶灵术啊。”

    “咯咯,姐姐你真有意思,你领悟不到,就说没有天阶灵术,或者是天阶武学?”魅雅闻言,婉转的目光一闪,偏过头去娇笑道。

    同时间,人族武者中,也是一如这般,有人沉声道,“稍安勿躁,没什么可气愤的,那造化之地上,不是还有我人族的两人,没有动静吗?老夫对铁横虽然没什么好感,可据说此人,那也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况且那金涛,之所以一时间名声大噪,想必也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武学天赋必有过人之处,这两人中,说不定有可能会获得天阶武学。”

    闻言,此身附近的一名武者感兴趣的道:“哦,在下也是听说过,据说那铁横乃是其灵傀宗年轻一辈中,最优秀之人,只是不知此人与金涛比起来,谁才是实至名归?”

    “灵傀宗素来以灵傀的强横攻击闻名,至于那金涛,我等对此子,只能说是寡闻少见,可若说是在天赋上面,那自然是铁横的名声更为响亮一些,所以,铁横或许能够获天阶高级武学,那金涛么?依我看,能获得顶多也就能参悟出天阶低级武学把。”

    一时间揣测之言,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而随着大多数妖者与武者的参悟都有了结果,剩下的那两道身影,也更加的引人注目,无疑是绝大部分的目光,都是迅速吸引了过去,一时间,猜测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犹如席卷而来的低迷潮水,扩散而开。

    “嗯!你眼力好毒辣呀,不过这种声势上当较量,还当真有趣的紧。”雀云妃目光在四周扫了扫,然后与魅雅站在一起,最后视线便是浮现出玩味之色,停留在了叶北竹身上,笑道:“是该压压人类的嚣张气焰了,尤其是这滑头一样的家伙。”

    “滑头一样的家伙?姐姐是说金涛么?那好像那应该叫睿智把?”闻言,魅雅的目光一转,也是看向了叶北竹,旋即表达了不同看法,低声笑道。

    “咦!你到底是向着那一头的?”

    这时间,暗尘插言道:“那当然是向着金涛那一头。”

    “你闭嘴,不然我让爷爷叫你闭嘴。”

    听到魅雅的娇叱,暗尘一笑,不在说什么刺激魅雅的话。

    此刻,毕天成也是在花庆元一侧低语着什么,目光闪烁中,时不时掠过铁横与叶北竹。

    “倒也真是有趣啊。”花庆元脸上有着一抹古怪之色,转头对毕天成道,“你对这两人的底细知道多少?”

    “不知道,在下所听到的一些消息,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而来,至于这金涛,更是不知,以前也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毕天成快速的摇了摇头。

    虽然这种较量比试的确是有些另类,但如果说要在这两人之间,做出什么选择的话,对于落霞宗与玄器宗而言,于这两人,并没有什么芥蒂与过节,倒也没什么必要。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中的气氛,在此刻几乎是在一股低沉的气息中,热烈浓郁到了极致,虽然表面上还算区域平静,实际上,在诸多存在的心头,那种火热愈加的强烈起来。

    周围的气氛随着时间的延长,众多妖者与武者的头顶上,蒸腾的气息,仿佛都是要凝固下来,随着一阵清风,弥漫而开,便是从新再度蒸腾了起来。

    而这种凝固的气氛,也并未持续太久,那众多目光所注视的造化之地上,终于是有了动静。

    最先有所动作的是一脸蛮横横肉的铁横,目光怪异的从石碑上掠过,缓缓的站了起来。

    随着铁横站立而起,一道光影,也是较之其它先前之人头顶上凝结光芒更加耀眼几分,随之,那矗立在巨大造化之地中央出的弥天石碑,竟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接踵而至的一幕,便是在其头顶上方,显现而出。

    紧接着,铁横的浑身,都是被一种从石碑上掠出的一道清淡晶光包裹而进,散发出晶莹光芒波动。

    同时间,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迎出一种有别于其他人的景象,自弥天碑而起,在天空上弥漫而开,迅速凝结成了数个巨大文字,闪现而出。

    那等声势,大大超过了之前的那七人,让得周围众多强者,被此等动静,震撼的脸上猛然涌出怔然之色,而有些目瞪口呆了下来,一个个都是表情中神情不定的望着那显现出的古老文字。

    “好大的气势啊,如此动静,那铁横所参悟出的想必,定然是天阶高级武学了把?”

    “看情况,应该是这样把?如此来说,这铁横的天赋,果真是如传言中所说那样了。”

    “能够引发如此惊人的景象,恐怕也只有天阶武学,才能够引动弥天碑产生这等壮观现象,如此说来,我人族,必然兴盛,妖族必然败落啊!”

    “那是。”

    望着突然出现的景象,众多目光都是愣了一阵,显出些许激动与诧异之色。

    随着那诸多颇有些震撼的议论之言传出,那凝结而出的光芒字体,最后终于是渐显清晰,在泛出略微的波动之间,隐隐的嘘光向上飙升,随后扩散出大片山川地貌之影,伴随着一种强悍的波动扩散而出,令得造化之地的上空,都是出现了一些颤动的波纹。

    “是天阶武学没错把?”

    “若是是天阶武学?只是……那是什么等级的?”

    望着铁横头顶上出现的那等奇怪的景象,周围所有存在的脸上,无形中都是不自已的涌上嫉妒与羡慕之色。

    只得一提的是,似乎这些人也是惊讶,天阶武学出现,竟能够引发些许的天象,然而奇怪的是,那武学却并未有明显的等级标志,难道说,这其中另有玄机不成,亦或者是以铁横现在的修为无法动用?

    这谜一样的关键所在,几乎在所有人脑海中掠过。

    铁横参悟出的武学已然是有了结果,而接下来,众多强者望向的那道身影,金涛,却仍然沉寂在参悟之中。

    “不知会领悟到什么呢?”场中略微有些混乱中,不少人都是发出类似之言。

    “嘿嘿,少主领悟出了天阶武学,那传承,难道还能落入他人之手不成,少主是何等天赋,那绝对都是称得上是旷古奇才,少主获得东皇传承,自然是无可厚非,金涛那小子,就算也是有些不凡,又怎么能够与少主相提并论!”此刻灵傀宗等人,脸上俱都是显出无比得意之色,傲然谈论中,无不是得意忘形的发出一些嘲讽之言。

    而其他人,尤其是妖之者众,则都是神情不免有些低迷。

    谁不想获得东皇的传承?这等天大的机遇造化,恐怕一辈子也难以遇到一次,其情绪弥漫开时,不但妖族大感痛惜下,都是对传承的痛失交臂而神色暗淡。

    同时也是有着不少的武者,为此情绪低落。

    然而铁横所参悟到的具体是何物,是武学?还是灵术?还是其它一些什么奇怪之物,似乎也只有铁横自己心知肚明了。

    不过有一点极为明确,那般是先前所有参悟者,从石碑中,所领悟到的东皇绝学,绝对都是有着明显的等级划分,唯独铁横,却是个出乎众人意料的例外。

    只是,这不大正常的情形,却在铁横脸上,并未显现出什么端倪出来,让得众多存在目中浮现捉摸不定之色。

    “呵呵,少宗主天赋果然令人羡慕啊,恭喜恭喜!”花庆元与毕天成相互对视一眼,目中几乎同时掠过一抹无奈,却在略作沉吟之后,仍然缓步上前对铁横拱了拱手。

    即使这二人,极不情愿看到这一幕,但在面对铁横极为有可能获得传承的情况下,也是不得不表示一下。

    铁横太眼皮扫一眼二人,随意抬抬手,脸上淡淡的掠过一抹傲慢,在众多妖者的仇视目光,与人类武者震撼性的目光注视下,表情倒也还算平静的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光影,看其模样,显然也是对此颇为满意。

    而后,其目光深处的阴寒闪了闪,从嘴角泛出一抹不屑瞥了一眼不远处仍然静坐的叶北竹,一边的嘴角动了动,收回目光后,也是走到了一侧站定。

    “哼!”

    见到铁横那目中无人至之态,雀云妃不禁冷哼一声,而后目中阴寒妖光的浓郁了几分。

    而暗尘则靠近佘韩,面色阴寒下低语,“我妖族的传承,绝不能落入此人之手,若果真不幸被我言中,我等誓死也要维护东皇的威严不至被人族所掠。”

    闻言,佘韩阴着脸点了点头,冷冷的道:“就依宜友所言,我等暂且拭目以待,一切都等进入神殿后取宝再说,若真是那样,在下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好!若是真有必要的话,你我稍后在各自联络其它妖者,然后一起进去,只要有机会,便解决了此人。”

    暗尘言罢,便向着雀云妃等妖者走了过去,接下来,后者也同样是点了点头。

    然而,也就在妖者与武者之间的暗流涌动之际,轰然震颤之下,惊人的景象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