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恒神传 > 卷五 神界风云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八面修罗
    “对了,霖洛姐,为什么有的位面空间排斥外来神境强者,而有的位面空间则不排斥呢?”宜兰终于有机会说出自己的疑问了。

    霖洛思索了一下道:“原因很复杂,首先有一点你们要明白,每个位面空间,哪怕再小,都是有着自己的天道的。就如同主神和神尊们创造的空间,里面运转的规则完全来源于创造者对天道的理解,虽然和外界的天道大同小异,但是因人理解的不同还是有着细小差异的。也许你们不会相信,我们所见到的所有位面空间,不论大小,应该都是被创造出来的。”

    “啊?能够创造出天道如此完善的位面世界,那创造者得有多高的实力啊?神王级别吗?可从古至今神王不就只有一个吗?”宜兰不解的问道。

    霖洛苦笑道:“我觉得,恐怕即便是神王,也没有本事创造出如此完美的位面世界。可从各位面世界的诸多细节上看,人工痕迹很明显,几乎可以肯定,它们绝对是人造产物。我也知道历史上最强的人是神王,可是在历史之前呢?或许在史前,还曾存在过一个甚至是许多个更加强大的文明,不过这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

    “史前文明?”楚骁和宜兰都是瞪大了双眼,似乎是在听说书人讲故事似的。

    霖洛继续说道:“基于这个理论,我再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各位面的天道不同,其完善的程度也是不同的。有的位面空间,天道已经产生灵智,懂得保护自己和其所在的空间,所以它会排斥所有对它有威胁的外来者,即便是在其世界内成长起来的,也不会受到它的欢迎。而有些位面的天道,或许是还没有这样的灵智,不懂得这么干吧。又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比方说,我们曾经看到的那个已经破碎的位面空间,那是被虫族洗劫造成的,它的天道已经被虫族抹杀了。”

    楚骁震惊道:“怎么天道也是可以被抹杀的吗?”

    “当然,任何事物,有诞生就会有灭亡,没有什么是不能够被毁灭的,包括这个无尽宇宙也是如此。有的位面空间虽然看似完好,但天道已经沉睡或是不存在了。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有的位面空间欣欣向荣、充满活力,有的位面空间则是充满了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位面空间也是有寿命的,虽然周期漫长,但总有从年轻到老去的一个过程,这个宇宙内没有什么是能够永恒的。可见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虚妄海中的无数位面世界是逐个出现,而非同时产生。就拿这里来说吧,我们能够感受到天道的存在,但那种冥冥之中的垂暮之气却是非常明显,估计这里的天道已经非常虚弱,怕是已陷入沉睡,它已经没有能力阻挡和排斥任何外来的强者。”

    楚骁和宜兰点点头,觉得霖洛的话非常有道理,而自己的认知和眼界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拓展。三人在篝火边吃着烤肉和饼,喝着甘醇的“依兰解忧”,听霖洛讲述着神界的奇闻异事和各大势力的情况,瞬移所消耗的体力和精神也在快速的恢复着。

    突然,三人同时面色一变,楚骁立刻伸手凌空一拍,篝火立时被压灭,随即三人轻轻一跃,藏在了附近的树上。因为刚才他们清楚的感觉到,有一群强大的气息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快速移动过来,他们有些诧异,因为自从进入这个位面,三人便收敛了气息,有意的隐藏自己,难道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吗?

    片刻后,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低空飞掠而来,后面还跟着七八个强大的气息,他们一边快速移动,一边向前方那个人进行远程攻击,看样子是在追杀他。前边的那个身影看上去很惨,浑身都是鲜血,肩膀上还插着一根三尺长的短梭,不过他也硬气,一边跑还一边不停的向后还击,下手招招狠辣、不留丝毫的余地,使得后面的人一直无法拉近彼此的距离。

    突然,后面追得最靠前的一个精壮男子大喝一声:“八面修罗,是你自己找死,可就怪不得我心黑手狠了!”说着,他手里多了一个鸡蛋大的东西,楚骁三人一看就认了出来,那是一颗“百步无忧”。精壮汉子甩手就将其扔了出来,正好打在了前面逃跑者的后背上,“轰”的一声,爆炸直接将他掀起老高,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显然这人实力很强,若是一般人,早就被炸碎了。

    后面的七八个人围了上来,似乎仍然很忌惮的样子,都没有太靠近,只有那精壮男子上前踢了踢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八面修罗,你真是给脸不要脸,舒舒服服的体面日子不想过,非得找死是不?”说着,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大刀。

    就在这时,霖洛突然传音给楚骁和宜兰道:“救他,杀了这些人!没时间解释了。”接着她便猛地冲了出去,楚骁和宜兰对霖洛自然是百分百信任的,当下二话不说便跟着出手了,“至尊一刀”和三枚风针瞬间要了外围七个人的命,而霖洛则是手中七八道光箭同时射入了精壮男子的胸膛,后者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遭杀手,一脸惊恐和愤恨的倒了下去。楚骁三人站在昏迷的“八面修罗”身前,仔细的感受着周围是否还有危险。

    “为什么要救他啊?”宜兰传音问道。

    霖洛长舒一口气传音给二人道:“你们有所不知,‘八面修罗’是个奇人,当年便是虚妄海最大一股海盗的头头,虽然打击海盗的行动常年都有,被抓和被杀的海盗不计其数,海盗团伙像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可他却像是一棵常青树一样,从来就没有被抓住过,一度都成为了虚妄海海盗的一个代名词了。没想到像他这种人物,今天也会阴沟里翻船,这帮死鬼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八成也是一群海盗,这次不是贼窝里火并,就是黑吃黑。这‘八面修罗’本事确实不错,但他之所以能够在虚妄海屹立多年不倒,主要是因为他的一手变身伪装技术出神入化,没有人能够知道他长什么样,自然也就没办法抓住他了,‘八面修罗’也是因此得名。我在想,我们这回救他一命,如果能学到他的看家本事‘变身伪装术’,以后在神界哪怕仇家再多,也能够自保无虞了。”

    听霖洛这么说,楚骁和宜兰立刻感兴趣起来,能够使自己改变外貌,让所有人都认不出来,这种事情,想想都让人兴奋。

    霖洛将“八面修罗”翻了过来,探了探鼻息,还有一口气在,不过背后被炸得血肉模糊,连骨头都看得到了,肩膀上被短梭射穿的伤口还在冒着血,怕是再不给他治疗,他得立马交代在这里。

    “进你的‘蜃界’里吧,在这里治不安全。”楚骁说道。

    霖洛挥手将“八面修罗”收起,然后三人快速离开,几乎是到了这片大陆的另外一边后才停下,将“蜃界”深深埋入地下,然后三人全都钻了进去。“蜃界”中还有小墨和小刀子以及虫后,大家手忙脚乱的给“八面修罗”止血治伤,尤其是虫后能分泌出一种凝胶,对伤口愈合效果奇佳,足足折腾了几个时辰,绷带将这厮包得如同一个粽子一般,众人一个个都是一脸的疲惫,至于他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和造化了。

    在等待“八面修罗”苏醒的这段时间,楚骁他们也没闲着,为了能够学到对方的绝技,他们得商量一个局,一个他不得不就范的局。

    在治伤的过程当中楚骁就发现这个“八面修罗”的脸有些不对劲,他浑身都是伤,脸上也有几道口子,可这几道口子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在仔细的检查下,他们才发现,这家伙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面具,将面具撕下之后才惊恐的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是完全没有脸皮的,也就是说,他是用一张假脸来代替自己的脸。

    “这就是易容术啊,难道‘八面修罗’的绝技就是带人皮面具?”宜兰的话语中难掩一丝失望。

    霖洛皱眉道:“应该不是,这种伎俩怎么能瞒得过神界那么多老江湖呢?这里面一定有古怪,等他醒了我们就知道了。”

    整整十天,“八面修罗”终于醒了过来,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人虽然醒了,不过还是不能移动,只能趴在床上。

    楚骁走进他养伤的小木屋,霖洛正在给他换药,带着血痂的绷带在地上堆了一堆。“你醒了?算你命大,换做别人,怕是几条命都丢了。”楚骁一脸微笑的说道,语气真诚,充满善意。

    “你们是谁?”“八面修罗”有气无力却是充满警惕的问道。

    “我们是刚从小位面空间出来,要前往神界的人,名字说出来怕是你也没听说过。本来是路过这里暂时休息一下的,没想到碰到了你这档子事,看不惯他们以多欺少还动用‘百步无忧’,所以就出手相救了。”楚骁搬了个小板凳,坐到了病床边上。

    “那些追杀我的人呢?”

    “都被我们杀了。”

    “你确定没有一个活口逃走吗?”

    “确定。我们也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八面修罗”费力的抬起头,露出他那张没有脸皮,极度狰狞的脸,直视楚骁的双眼。他的眼神深邃且锐利,仿佛一瞬间便能洞察人心似的,而楚骁则就这么不卑不亢、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一点都没有回避他的目光。

    “我的人皮面具呢?”八面修罗的语气里依旧有着一丝敌意。

    楚骁掏出人皮面具递给他道:“你被击中的时候面具被打掉了,有不少的破损,想必是不能用了吧。”楚骁是不会承认自己从他脸上揭下面具的。

    八面修罗拿起人皮面具看了看,然后顺手撕烂,看样子确实是废了。“我看你们并不像是刚破界成神的新手啊,那几个追杀我的人都是神境高阶和中阶的好手,岂是几个菜鸟就能轻易灭杀的?”

    “好手?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啊?倒是你,疑心病确实很重,不过眼下你的状况,除了相信我们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楚骁并没有装傻,更不会惯着他的高傲和疑心,下套做局要想成功,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让对方清楚双方的利益诉求,只有绝对的相互需要,才是合作的坚实基础,其他的东西都是扯淡。

    “你们救我为的什么?”八面修罗警惕的看着楚骁。

    “那就要看你觉得救下你一条命价值几何了,你又能给我什么呢?”楚骁轻描淡写的说着。

    八面修罗眉头一皱,显然他没有想到楚骁又把球踢回给了自己,双方博弈,谁先开条件谁就落于下风,他这个老江湖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八面修罗的确狡猾,他看似开了条件,事实上却是什么都没说,能够有团灭一伙海盗实力的人,会是缺钱的主吗?他知道楚骁他们图的肯定不是钱。

    “如果钱能买下你的命,你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年了。不得不说‘八面修罗’的名声响亮得很呐,我们这种小地方出来的人都感到如雷贯耳,岂是用钱就能搞定的角色?”楚骁点破了对方的身份,让其知道,在谈条件的时候别打算当别人是傻子。

    “那你们想要什么?”显然八面修罗有些急了,身份暴露,他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已经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了。

    “你别紧张,我们不需要财富,跟你也无冤无仇,没有理由害你性命的,不是吗?”楚骁仍然不打算先开条件。

    八面修罗沉默了,他很清楚,对方不要钱,自然也不会要一般的天材地宝,绝世珍宝自己身上又没带,就算带了自己也是绝对舍不得交出去的。剩下的便是自己的一身本事了,他不相信对方能看得上自己的拳脚功夫,连自己打不过的人对方都能轻松摆平,眼前的这个青年就像一片深邃大海似的根本就看不出深浅来,想必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那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你们打得好算盘啊,原来是打我《百变迷踪》的主意,做梦!”

    楚骁一听便笑了,在八面修罗说出《百变迷踪》这四个字的时候,他便知道对方上套了。对于这种在险恶环境中闯荡无数岁月的老油子来说,如果是不能接受的条件,他又怎么能率先开口说出呢?他先提出来的目的,必然是想借此讨价还价,争取更多的好处而已。

    “你别激动,对伤势没有好处的。一项旁门技巧而已,交给我你也损失不了什么,可若是命没了,你难道还能带着秘籍去轮回吗?”楚骁虽然知道对方的目的,但就是不顺着他的思路走,反倒不声不响的用对方性命威胁了一下。

    八面修罗为难了,他想要讨价还价,却不甘心率先开口落于下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楚骁此时却扯开了话题,开始说起对方的伤势来:“你的背部伤势比较重,肌肉都炸碎了,好在我有一只虫族的虫后,它的分泌物止痛生肌,加上我们的独门伤药,两个月内保你能够下床行走,三个月痊愈也不是难事。你伤好得越快,就越早脱离危险境地,更可以早日去复仇,不是吗?”

    八面修罗神情复杂的看着楚骁,他很清楚,他的《百变迷踪》今天无论如何都得交给楚骁了,他想借此再多谋求一些利益,可如果楚骁不乐意,他也没有任何办法,惹急了对方,还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玩儿进去。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啊,况且对方不但救了自己,还下大成本治疗他的伤势,显然不似那些没有脑子的穷凶极恶之徒。这种有头脑又有实力的人,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毕竟人常在河边走,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强。

    计较已定,八面修罗开口问道:“这位朋友,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啊?看到你身边又跟着墨麒麟,又有虫族虫后的,必定不是个小角色,这回蒙你搭救,我倒是有心想要交你这个朋友。”

    楚骁笑了,点头道:“好说,兄台也是一方豪杰,我也是仰慕得紧,自然愿意和兄台交这个朋友。不过在我们成为朋友之前,自然是要把一些利益瓜葛清理干净,我可不想让这些事情伤了我们之间的友情啊。”楚骁话里有话,意思很明白,交朋友可以,先把欠账清了,如果连账都不愿意清,这种人还能交朋友吗?

    八面修罗苦笑,这回他不认这个怂也不行了,他掏出一个传承玉符道:“这就是我赖以成名和保命的看家手段《百变迷踪》,送给兄弟你了,我名叫程泽,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楚骁接过传承玉符略微感受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收起,亲切道:“小弟名叫楚骁,给你上药的是拙荆梅霖洛,这里是在我们的一个空间宝物之中,程兄安心养伤,小弟保证你的安全。”

    “姓楚?姓梅?空间宝物?”程泽愣了,他似乎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只是楚骁这背景还真是让他有些莫名的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