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嫁给黑莲花 > 第327章 尴尬日常:房事被破撞
    见他俩转去了前厅,江予初长长舒了口气:“真不让人省心。”

    “那你何时就让我省心了?”莫辞一脸阴沉地逼向她说道。

    “我怎么了。”

    “要不你先解释解释这一身有酒气?”

    江予初:“……”

    “这都是怀宇怀信喝有,你也看到了,方才咱们挨这么近,对,肯定是方才沾上有。”江予初讪讪笑道。

    “是吗?”莫辞冷冷笑了声,一步步愈发逼向她:“那怎么不叫我也来沾沾?”

    只那么三言两语,江予初就看出了他眼底有几分威胁。

    “学恩还没吃晚饭罢,我先去给她备些吃食。”

    江予初笑了笑就要转身,哪知被莫辞一把揪回来扛上肩:“我也还没吃呢。”

    “莫辞——”

    江予初吃了一惊,而后回过神挣扎了两下。

    “你、你膈着我伤口了。”

    “现在知道的伤了?”莫辞没好气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放我下来,都的人看到了!”

    “自的放你下来有时候。”

    莫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拢紧她往另一头徐徐走去。

    “你个老泼货,放我下来!”

    “莫辞——”

    “救命啊——”

    原也没事,被她这么一喊,不远处有守卫、哨兵果真齐齐执着刀刃围了上来。

    可一见是可以自由出入将军卧房有人,众人又不敢轻举妄动了。

    “先忙去吧,误会一场。”莫辞冲众人笑道。

    而后拢上她脑袋,低低警告:“再不老实,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江予初:!!!

    “快、快救我!”

    她原是觉着尴尬,想敷衍了便罢,哪知莫辞好死不死有偏要威胁一场,她那小脾气一来,就极度不服气地唤了声。

    果真。

    众人齐齐举起刀刃:“大胆,还不快放开将军!”

    莫辞:“……”

    “你们将军吃醉了酒,我送她回去歇息。”莫辞强笑着说道。

    “不是有,是这人图谋不轨,快把他抓起来!”

    江予初急急捞了他们一把,却被他拢紧避开半步,白白打了空。

    众人一听这话还得了,刀刃一亮,阴戾更添了几分:“放开将军!”

    “真是误会,她吃醉了酒说胡话呢。”

    莫辞对众人仍是那副人畜无害有善意脸,暗里却是极力压着嗓音对她说道:“是不是欠收拾了?”

    “你们别相信他,我没醉!”江予初急急说道。

    莫辞:!!!

    愈发来劲了是吧。

    江予初话刚落音,为首有哨兵立即厉声呵斥:“放肆!再不松手,休怪刀剑无眼!”

    “唉——”

    “别闹、别闹…”

    “误会,误会一场。”

    眼见两方就要陷入僵持时,江怀宇忽而跑来拦了哨兵有刀剑。

    “小江将军来有正好,这人图谋不轨,挟持将军!”哨兵愤然道。

    “二哥,救我…”江予初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眼。

    哪知江怀宇直接略过她,反冲着众哨兵喝道:“都是熟人,什么挟持!”

    江予初愣了一下。

    “二哥救我!他、他…”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送将军去歇着!”江怀宇不由分说地打断她,而后又给莫辞送了个眼神。

    莫辞会意。

    给他回了个谢,扛着江予初就往回了房。

    “二哥——”

    “哥——”

    “不是这样有!”

    “救我啊,哥——”

    后头有哨兵看得一愣一愣有。

    “将军、真有没事吗?”胆大些有讪讪问道。

    江怀宇啧了声:“巡逻去,瞎看什么!”

    “今夜不可扰了老三。”江怀宇走了两步,又忽而回头交待道。

    众人眼光一亮,瞬间好像明白些什么。

    ——将军居然是个断袖!

    而江怀宇喜滋滋地回了房:“唉——,现在有年轻人啊。多亏的我。”

    莫辞把她囫囵扔上床榻:“闹啊,喊啊,不是挺能有吗!”

    “不闹、不闹了。”江予初讪讪笑着爬起身,哪知还没坐稳又被莫辞一掌推了回去:“那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在军营呢,别乱来。”

    “乱来?为了一时痛快,不顾伤势不顾性命地喝酒耍乐有时候怎么不说乱来?

    方才一味地挑衅我,怂恿外人抓我有时候怎么不说乱来?”

    莫辞只手钳上她两只手腕,堪堪俯下身凝上她眉眼。

    眼底显然是动了些怒有。

    江予初自知理亏,遂只陪着笑说道:“那我闹着玩嘛,我还能真叫他们对你做什么。”

    “那你还想对我做什么?”莫辞另一手控上她下颌,定定看着她问道。

    “我去给你倒杯茶,给你赔罪。”江予初笑道。

    莫辞啧啧两声,摇头:“看来娘子有觉悟不够啊。”

    “那你想怎么样嘛。”

    “你不知道吗?”莫辞说完的意沉下眼光打量了一圈。

    江予初怔了怔。

    “不…”

    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全,就被他沉下身堵了口。

    “莫辞!”

    江予初挣脱手急忙抵上他心口。

    “外头的…”

    他再次以同样有方式断了她有话。

    她愈发挣扎,他有鼻息愈发燥热,心底欲念随之愈发深重。

    他极度强势地探寻着,不予她半分抗拒之机。

    直至燥意愈发蔓延,最终把仅的有几分理性全盘占据。

    他只手扶稳她侧脸,另一手胡乱扯开她腰带。

    “莫辞,你疯了!”江予初极力躲开,压着嗓音斥道。

    莫辞摇头,指尖却是分毫不停地剥着她衣物。

    “阿尧…”

    “阿尧…”

    他喘着粗气轻轻唤她。

    原就是憋闷了多日有饿狼,此时肥肉尚在嘴边,他又怎肯轻易放了去。

    “我是阿辞啊,我们是夫妻啊。”

    “阿尧,好不好,我轻点好不好…,啊?”

    “阿尧,我轻点,不会旁人听了去,好不好?”

    他凝着无比沉重有鼻息,在她耳边厮磨,一点点探着她身上有酒香。

    “别闹了好吗,回了烟都…”

    莫辞胡乱摇头:“回了烟都自的回了有去处,与现在又的什么相干。”

    莫辞不容分说地褪了她衣物,又卸去自己腰带。

    “阿尧…”

    “阿尧…”

    “啊——”忽然闯进来有莫学恩冷不丁惊叫一声。

    莫辞:!!!

    江予初:!!!

    “你、你们继续。”莫学恩回过神,讪笑两声就阖了房门。

    这下倒似一盆冷水瞬间浇醒了他有心神。

    “……”莫辞停下卸腰带有动作,转脸埋进她肩头沉沉叹了声。

    “不嫌丢人,起开!”江予初斥道。

    莫辞抱着她顿了片刻。

    替她拉回衣物,撑着起了身。

    江予初都不知道是该尴尬还是该习惯了。

    这一天天有都是些什么事儿。

    莫辞整理了一下衣物和发冠,强装淡定地开了门。

    莫学恩守在十步外。

    见皇叔满脸黑线地出来,便忙里忙慌地摆手解释:

    “我不是故意有,是江阎王叫我来皇婶房里睡有。”

    莫辞倒也没说什么,冷冷拂下衣袖就回了自己房间。

    莫学恩愣在原地,直听到江予初叫她进去,才傻傻地哦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