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谍中谍 > 18.大度宽容
    由岛又思索一会,决定今晚必须干掉李华:但是,如果派江湖高手潜到福岛饭店,无论用拳头或是用刀,那川田古浚武功都很高,打斗起来,恐怕动静太大,此事必定败露。https://www.kingho.nethttps://

    



    嗯,有了,用手枪,加装消声器。

    



    嗯!在他窗口斜对面的屋顶上,再让杀手用狙击枪狙杀他的身影。嗯!就这么定了。

    



    此时此刻,酒井也在想:今晚,这个川田古浚会不会又遭到伏击或是暗杀呢?嗯!我得派人埋伏在福岛饭店,侦察情况,如果有机会抓到凶手,一经审讯便知幕后黑手是谁了?只要找到这个幕后黑手,真相将大白于天下。我也能找出刺杀法租界巡捕房总探长里查的原因了。

    



    飞雪飘飘,天地银白。

    



    趴在福岛饭店斜对面的屋顶上的霍应扬,被雪花染白,也被堆成了雪人。天气如此冷,他浑身哆嗦着,但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咬牙忍饥手饿受冻,只想尽快的灭了李华,然后离开津门。现在,根据安青帮、斧头帮提供的情报,“川田古浚”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可是,“川田古浚”一直没有亮灯,而且,他房里的窗帘一直都是放下的。

    



    霍应扬一直没法找到“川田古浚”的身影。

    



    这就奇了!怪了!

    



    “川田古浚”既然回到了他的房间,为何一直不开灯呢?

    



    霍应扬哪知道李华的眼睛略有异变,能视黑夜如白昼。

    



    李华不亮灯,一样可以找到各种物品,一样可以冲澡,一样可以泡茶、品茶、抽烟。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危险,既然今天上午就发现了狙击手,既然那个狙击手一直没能狙杀自己,那么,那狙击手就一定还会继续会瞄准自己,一定会杀自己。所以,他就一直不亮灯。

    记住网址https://

    



    但是,为什么会有狙击手暗杀自己呢?是由岛所派?还是酒井所派?

    



    抑或是芥川龙夫、袁桧、陆安山所派?

    



    李华在黑暗中苦苦思忖。

    



    ……

    



    是夜。

    



    陆安山派陆安海带几个人,握着勃朗宁手枪加装消声器,用铁丝钩弄开李华的房门,进来暗杀李华。房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陆安海带队蹑手蹑脚进来,来到床沿前,握着无声手枪,对着床铺隆起的部分,连开数枪。嗤嗤嗤!数声极细微的声响,棉被破洞,棉絮飞舞。

    



    然后,他们按亮手电筒,却发现棉被下的是枕头。在他们掀开穿孔的破棉被的时候,里面的破枕头也是棉絮飞舞。人呢?一直也没见“川田古浚”出来呀?

    



    灯光一亮,窗口对面的屋顶上,冷得实在受不了的霍应扬马上扣动板机,砰!

    



    一颗子弹击中了斧头帮一名弟子后脑。

    



    砰!那人无声跌倒在地上,血流一滩。

    



    陆安海吓得握枪就跑。

    



    但是,此时,酒井的人握枪冲进来,缴了陆安海的枪,把陆安海按倒在地上,将陆安海五花大绑起来,把陆安海押走了,押到宪兵司令部的地牢里。

    



    其实李华抱着另一床被铺,睡在床底下。

    



    事后,饭店的经理过来,向“川田古浚”道歉,并给“川田古浚”换了一间套房。但是,李华换房之后,掀开丁点窗帘,目光扫视左右,没发现可疑之人,便收拾东西下楼,从后门出,钻到轿车里,驾车来到了意租界兵营旁侧的地中海饭店入住。此时,作为北方的第一大城市天津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也是许多人躲避战火的天堂!

    



    意大利租界南临海河,北到紧邻津山铁路的意中交界路,距离天津站不远,这里还常驻一个混成营的军队,将近千人,兵营设立在营盘小马路以北,南西马路以东。

    



    租界内建设了大量地中海风格住宅,角亭高低错落,满眼圆拱和廊柱,广场和花园点缀其间。在此乱世,能入住意租界,如果有点钱,生活是非常幸福的。

    



    日租界内,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室里,酒井接报称陆安海已经押到,便亲自前往地牢审讯陆安海。接着,带倒钩的鞭子、烙铁、老虎凳、电击椅、拔牙、钳指甲轮流招呼陆安海,几套刑具下来,陆安海全招供了。

    



    酒井大吃一惊,竟然真的是由岛在找人暗杀她的心爱之人。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近期这么多事发生,真是川田古浚干的?是由岛指使川田古浚干的?

    



    然后,由岛要杀川田古浚灭口?

    



    如果是这样,那由岛这个贱人,真是太可恨了!

    



    ……

    



    酒井赶紧的把供词拿给芥川龙夫看。

    



    芥川龙夫想到由岛即将成为自己的弟媳,便说道:“这些帮匪,胡说八道,无非是想嫁祸给由岛大尉。我与由岛共事多时,我相信她的人品,她绝不会暗杀她的师兄的。”

    



    他说罢,把这纸供词撕掉了。

    



    酒井气得七孔生烟,眼前发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芥川龙夫趁机跑到地牢,下令把陆安海给放了,并派宪兵队一队队长木井浩二护送陆安海回家。此事暂时不了了之。但是,无论芥川龙夫和由岛都忽略了酒井家族的势力和强大的背景。酒井扶着墙壁,回到她的办公室,即时叫来亲信,吩咐给土肥发报:把在津门发生的事情及芥川龙夫偏袒由岛之事,详述呈报小鬼子最大的特务头子土肥。

    



    接着,她又通过长途电话,联络她的两个妹妹酒井真香、酒井乃香,请她们俩出面联络土肥,如果再没办法,只好请她们的父亲、华北驻屯军的副参谋长酒井至盛出面联络土肥,先把特高课长之位保住,再处置由岛大里。

    



    芥川龙夫回到他的办公室,关上房门,抓起电话,拨通了由岛的电话,向由岛通报了酒井的行为。由岛感谢芥川龙夫的支持,表示在这样的氛围下,真的不想在特高课里干了。她说自从酒井来了之后,她已经连遭酒井多次陷害。而且,酒井来了之后,安青帮、斧头帮都已经投靠了酒井,由此可见,谁陷害谁?芥川龙夫安慰她,表态一定会保护好她。

    



    由岛这才放心。

    



    她心想:此事已经揭锅,必须杀掉陆安海,也必须继续刺杀川田古浚,不然,陆安海或是川田古浚任何一人,若被酒井抓获,事情败露,我就有牢狱之灾。

    



    于是,她抓起电话,拨通了袁桧的电话,让袁桧派人干掉陆安海。她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铃了。这个电话是李华打来的。他告诉由岛,他已经在福岛饭店换房间了,但是,他实际上搬到了意租界的地中海饭店居住,因为这里靠近兵营,安全!

    



    李华还把房间号和电话号告诉了由岛。

    



    真是郁闷!

    



    由岛放下电话,傻眼了。

    



    她顿时心思如潮:如此一来,想暗杀川田古浚可不容易。怎么办?

    



    川田师兄发现有人暗杀他了,他会否怀疑我?会否怀疑是酒井所为?

    



    不!不可能!他如果是怀疑我所为,岂会把新住址告诉我?岂会把房间号和电话号告诉我?嗯,他接二连三遭到暗杀,我如果不去安慰他,无论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啊!

    



    于是,由岛乔装打扮,驱车来到了地中海饭店,来到了李华的房间,使出浑身解数,把李华拉到了被窝里。她决定,亲自毙了李华。半夜里,李华呼呼大睡,也没再搂着她。

    



    由岛迷迷糊糊地睡了会,因为有心事,所以,又醒了,她羞怒地从枕头下面抓起左轮手枪,拇指按开保险,指着李华的脑袋就开枪,打死他算了。

    



    咔!

    



    岂料,她扣动板机,左轮枪匣转动,却无子弹击出。由岛大惊,急忙起身,按亮床头灯,打开左轮手枪的转轮枪匣,发现根本就没有子弹,很明显,手枪刚才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给李华动过手脚了。但是,由岛仍然不死心,现在,她就想杀了李华,心须灭口。

    



    她抓过小包包,却发现几颗子弹全在她的小包包里。

    



    她急忙捞起子弹,往左轮手枪里装子弹。

    



    李华翻了一个身,醒来了,坐起来,搂着由岛,又一手扣在左轮手枪的保险上,笑道:“大美人,你不用装子弹了。你杀不了我的。哎,好舒服,我好多天没碰乐了。你带给我的享受,让我终身难忘。但是,你是女特工,你不会在这方面投入什么感情的。对吧?好了,你走吧。咱俩各取所需。”

    



    由岛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气恼之极。

    



    但是,面对强敌,她也不敢吭声。

    



    李华伸手把子弹扔进她的小包包里,又说道:“你走吧,咱俩清了。我不打女人,不骂女人,不杀女人。谢谢你给我这么多钱。也算是我陪你睡觉的资费吧。从此,我也有了经商的本钱,以后,我赚钱了,你可以回来找我。我会加倍的把钱还给你。另外,你得不到特高课长的职位,你们系统,有一个叫南木云子的,已经化装成银行的职员,混在难民中,从上海秘密潜来天津,暂代天津的特高课长之职。现在,我也算明白了,你利用我打垮酒井,然后,你就杀我灭口。不过,你放心,如果你对我温柔些,我仍然会继续帮你。因为你是我师妹,我在此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你还想杀我灭口,我会告发你。你想在意租界暗杀我,根本不可能。只要枪声一响,附近兵营的意军就会出动。”

    



    由岛惊骇地侧身,侧头望着李华,眼睛眨也不会眨了。

    



    李华下了她的手枪,快捷地把转轮里的子弹卸下来,扔回到她的包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