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谍中谍 > 9.窃情报
    李华便把车钥匙塞给他,笑道:“行吧,我不去了。https://www.kingho.nethttps://你辛苦了。”

    



    腾田净良哈哈一笑,甚是快乐。

    



    他拿着李华的豪车钥匙,激动的蹦蹦跳跳而去。

    



    李华也趁机驾着腾田净良的破车,东绕西绕,来到了大华饭店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济民药店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他走出公用电话亭,东张西望了一下,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走进大华饭店,乘电梯上了屋顶花园咖啡馆。

    



    他点了咖啡和牛扒当早餐,悠哉悠哉的品味起来,还拿来一叠报纸来看。不一会,郑功和宋词都来到楼顶的花园咖啡馆,背靠着李华,在一张桌前落坐。

    



    李华仰仰头,举起报纸,低声说道:“鬼子骗来了民工,还有押来的战俘,全关押到了新修建的海沽监狱里,将来,这处监狱,还要用作鬼子的兵工厂,生产武器,就近供应鬼子的华北驻屯军。另外,我给你们准备了十杆三八大盖,十颗手雷,子弹一百发。像上次那样,你们下午乔装垃圾清运工,推垃圾车到蓝山咖啡馆来运。那个庞萌萌是信得过的人。”

    



    郑功也举起报纸,头一仰,后脑勺挨着李华,低声说道:“明白,我会联系国党的人,一起打这场仗。现在,也是联合抗战。你想法把里面的规划建设图提供给我。另外,我下午收了枪枝弹药就出城回山了,接下来的情况,你只须告诉小宋就行。”

    



    他说罢,从裤兜里掏出微型相机,悄然从椅下面塞给李华。

    



    李华低声说道:“好,小宋,你晚上到大华舞厅来找我。不要打扮太漂亮,免得惹事。”

    



    他反手收起微型相机,放下报纸,起身就走开了。

    



    他乘电梯下楼,走后门,步行一段路,溜出大街,招手叫来黄包车,乘车来到了位于法租界梨栈道的梨园别墅里,用一只长方形的皮箱,装了十杆三八大盖、手雷、子弹,放进他自己的那辆别克轿车后备箱里,驾车出来,进入公用电话亭,给庞萌萌打了一个电话。

    记住网址https://

    



    随后,他驾车来到蓝山咖啡馆的后门,庞萌萌用垃圾桶装了李华的那只皮箱,并将那只皮箱用油纸包裹好,真是细心。她将垃圾桶拖进了后厨里。

    



    李华随即驾车而去,就把别克轿车停放在大华饭店的门前,给了门童两元钱,替他看车。然后,他驾着腾田净良的破轿车,回归居留民团事务所上班,勤快地帮这个,帮那个,反正是打杂。午饭的时候,别人都去吃饭了,李华因为刚吃过牛扒不久,此时也不饿,便趁办公楼很安静的时候,他溜到了腾田净良的办公室房门,左看右看,前看后看,没发现可疑人物,便戴上手套,又掏出两条毛巾,包绑住了皮鞋,掏出铁丝钩,塞进门锁里,打开了门锁。

    



    他进入腾田的办公室,反手关上房门,还是用那把铁丝钩,把腾田办公桌的抽屉的锁打开,一一拉开抽屉来看,找到了保险柜的钥匙,又来到保险柜前,瞟瞟办公桌上对面那台钟,看到时针和分针都不会动的,便知道那是保险柜的密码了。于是,他用钥匙和挂钟上的时针和分针指向作为密码,打开了保险柜,找到了腾田给海沽监狱画的规划图、设计说明书,用微型相机,一一拍摄下来。

    



    然后,他按原样放回,锁好保险柜,又把钥匙放回其中一个抽屉,并把所有的抽屉锁好,悄然离开腾田的办公室,锁好房门,前往洗手间,把皮鞋上的两条毛巾取下,把手套取下,各用毛巾包好,塞进裤袋里,又回到了他所在的集体办公室。

    



    此时,吃完午饭的人,陆续回来了。

    



    李华便走出办公室,走出办公楼,走小巷,溜出大街,跳上叮叮响的电车,乘车一会,又下车,招手叫来黄包车,回归他的别墅里,把毛巾和手套都洗干净并晾晒好。

    



    接着,他从别墅出来,钻小巷一会,溜出大街,信手叫来黄包车,回归居留民团事务所上班,仍然是卖力的帮这个干活,帮那个干活,能学到知识更好,不能学到知识,也无所谓。反正他在此呆不久的。

    



    下午三点左右,腾田驾车回来了,把车钥匙还给了李华,还说道:“谢谢川田君,我帮你加满油、也把车洗干净了。”

    



    李华笑道:“腾田兄客气了。来,我把油钱给回你。你现在可是要接待岳父岳母,不容易。”

    



    他说罢,掏出一百元,塞给了腾田。

    



    腾田翘指称赞“川田古浚”是好兄弟,他又低声说道:“好在你没去,监狱又调来了一个步兵中队了,原来仅有一个步兵小队,现在警戒更严了,怕那些战俘抢枪,听说昨晚已经有人这么干,被打死了。所以,今天更严了。”

    



    李华点了点头,说道:“腾田兄,你晚上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在大华饭店请你心上人的一家人吃饭,另外,如果你女朋友过来,我可以请你们一起到大华舞厅跳舞。”

    



    腾田笑道:“这个,就不用客气了。川田君,你已经帮我很大忙了,谢谢!”

    



    他说罢,回他的办公室里处理公务了。

    



    下班的时候,由岛驱车过来接李华,看到刮了胡子的李华,真是帅呆了,心里真是喜欢他。十年前,她十四岁,刚拜苍松古夫为师之时,她就喜欢高高大大的川田古浚师兄。

    



    只是,那会,川田古浚虽然高高大大的,但是一个很青涩的少年。现在,两人都长大了,都成年了,都成熟了。她对“川田古浚”的情意也流露出来了。

    



    只是,现在,川田古浚的职务太低,连军衔也没有。还因为酒井久香的到来,他被扫地出门。她只能暗暗的喜欢他,却无法和他谈婚论嫁。论地位,他实在配不上她。

    



    也正是因为这份情缘,由岛轻易地相信了“川田古浚”。

    



    此时,她也看到那辆奔驰豪车很干净,刚清洗过,便赞道:“师兄,你真讲卫生,天天洗车呀?”李华能闻出她怀疑的味道,便把腾田借车的情况告诉了由岛,并信誓旦旦的说道:“师妹,我可没乱出去,事务所的人可以证明我,我一直在帮别人的忙,在学点东西。”

    



    他还说了几个可以证明他的具体人名。

    



    “呵呵!”由岛一笑,甚是娇俏迷人,便没再说什么。

    



    两人乘从李华的奔驰豪车,前往蓝山咖啡馆吃牛扒、品咖啡。肥水不流外人田。李华得把钱花在自个的咖啡馆里。这个时候,郑功带队,乔装成垃圾清运工,把庞萌萌的那只垃圾桶搬上了垃圾厢板车运走了。

    



    晚饭后,李华说请由岛帮忙,带他去舞厅见识一下,由岛说好,便驾车前往大华舞厅。

    



    里面,彩灯煜煜,乐曲优美,靓女歌星辛蕾登台献歌:“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哎呀哎哎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歌声清脆,委婉动听。

    



    此时,宋词来了。

    



    她乔扮成服务员,推着平板车,推销点心和酒水。李华起身,佯点些酒水和点心,侧身掏出微型相机,扔进了悬挂着的垃圾布袋里。然后,他给了宋词两百元。

    



    宋词推着车走开了。

    



    辛蕾的歌声很甜很美,但是,来到舞厅的小鬼子不喜欢。当辛蕾喝完这首歌,几名鬼子武士握刀高举,大吼大叫。“八嘎,敢用这样的歌来讥笑我们皇军?死啦死啦的!”

    



    辛蕾吓得转身就跑。但是,她快,那小鬼子武士更快,跃上舞台,竟然拔刀相拦。

    



    人们吓得纷纷尖叫起来。

    



    宋词甚是愤怒,悄然拔枪。

    



    她身后的郑功急忙按住她的手,低声说道:“镇定!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我们也很无奈。千万别冲动,会坏了我们大事的。以后,我们再找小鬼子血债血偿。”李华见状,倏然起身,旋风般地跑到舞台下,一跃而上,蓦然一拳击去,快如闪电,动作刚猛。

    



    咣!一名鬼子武士侧跌在地上,即时脸歪牙落,晕死过去了。另两名武士拔刀,李华抬脚踹去,将一名鬼子的刀柄踹入刀鞘内。他单足一点,腾身而起,闪过另一名鬼子从背后捅来的一刀,凌空反掌斜削,啪!正中那名偷袭而来的鬼子脖子。

    



    “咚!”那名鬼子头一晕,便跌在舞台上。

    



    “八嗄!”几名鬼子军官见状,掏枪而出。由岛过来,愤怒地连扇几名鬼子军官几大耳光,又掏出证件一晃。啪啪啪!这几大耳光打的够清脆响亮的,出手也是够重的!由岛本不想管这种事的,但是,她心爱的川田师兄出手了,她就得替她的心上人善后处置这件事。

    



    那几名鬼子军官看到特高课的证件,便不敢吭声,转身离开了舞厅,离开了大华饭店。顿时,舞厅里的人跑的干干净净。郑功把宋词拉到柜台后,低声说道:“狗蛋还是冲动了,他好不容易潜伏到鬼子身边,又惹出事情来。这可不好,很容易暴露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