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谍海谍中谍 > 第94章 95.一出好戏
    李华看到秦花满脸灿笑,又称赞自己,不由也是很激动,很高兴。他哪知道秦花的心思已经发生了巨变!于是,李华朝秦花点了点头,便含笑起身说:“花姐,那就这样吧,你也早点休息,晚安!”他说罢,便回房沐浴更衣休息。

    秦花也含笑地望着李华离开客厅,轻声说:“狗蛋兄弟,晚安!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明天的接应,我一定安排好,一定确保唐诗的安全。”

    李华回身笑笑,又转身回房。

    秦花看到李华回房并关上房门,笑容顿失,并咬牙切齿,双拳紧握,恨不得马上就手撕唐诗。她独坐一会,起身蹑手蹑脚走来,走到李华卧室房门前,听到李华卧室里水声哗哗,便又蹑手蹑脚走开,然后走出别墅,驾车而去。

    她在大街小巷兜了几圈,确证后面没有盯梢的尾巴,便驾车来到大华饭店顶层露天咖啡厅,面见“狐狸”。之前,她在唐诗和“狐狸”接头出事之后,她自己已经偷偷的和“狐狸”接上头,并商定每晚在此见面的。

    此时,她见到“狐狸”之后,便和“狐狸”商定,明天在唐诗干掉潘毓之后,由“狐狸”干掉唐诗。

    然后,由秦花驾车接应“狐狸”。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秦花给“狐狸”的理由是:那天唐诗和“狐狸”接头,是唐诗泄露了消息,才导致由岛大里带着鬼子便衣跟踪而来的,并要抓捕“狐狸”的。很有可能,唐诗已经叛变投敌,差点让“狐狸”成为由岛大里的枪下鬼。而且,唐诗和陈洋在一起,便是看中了陈洋的钱财,陈洋付出了真心真情,换来的却是人财两空。

    她这话说的,让“狐狸”把唐诗都当成了妖,也让“狐狸”恨唐诗恨的真想马上就宰掉唐诗。

    “狐狸”本来是特派员,是来指导工作的,不可以参与具体行动的。但是,他听到秦花给出的理由,当真是怒发冲冠,他现在就想找到唐诗,了结唐诗的命。

    秦花急朝他妩媚笑笑,柔声安抚他,劝他别冲动。

    两人商定之后,各自分头行动。

    秦花驾车回归梨园别墅,美美的睡上一觉。

    翌日上午,李华像往常一样,淡定的驾车来到特高课上班,没窃听到什么情报,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再看看时间差不多九点了,岩黑也带队出发了,便也驾车离开特高课。

    反正岩黑现在也当他是透明的,啥事也不安排他,表面冷落他,实际上是怀疑他,怕他插手情报工作,导致情报外泄。“川田古浚”来不来上班,岩黑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别让“川田古浚”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参与什么。

    李华驾车来到福岛饭店门前停车,拎包而出,上楼来到自己长期包租的套房,更换衣服,然后探头探脑的出来观察情况,没发现可疑人物,便乔装而出,从后门进小巷,钻进不远处的自己的破轿车里。

    他驾车直奔长盘旅馆附近的亲善中学,驾车缓缓驶过亲善中学的校门,看到巨幅横幅标语,也看到了学校正组织学生列队欢迎潘毓的到来。

    只是因为潘毓的车队还没到,所以,校方和学生仍然在校门内列队,校长、老师正在分别的讲解什么。李华又透过两侧玻璃窗口,观察外面的情况,看到沿途都是便衣,都是伏兵,不由又暗暗替唐诗担心。

    今天的长盘旅馆也没有继续修缮。

    可能是岩黑派人通知这里暂时停工,因为可能会发生枪战的。李华趁那些鬼子便衣盯着街头的时候,把车拐进了长盘旅馆的废墟里。斜对面的高楼屋顶上,正是唐诗托着狗蛋牌狙击步枪对准大街上的车辆。

    一旦发现潘毓的车队驾车而来,唐诗便可以扣动板机,狙杀潘毓。李华依仗他的千米眼、夜视光,能清晰地看到唐诗的额头和双眼以及那枝狗蛋牌狙击步枪。

    但是,他只顾着担心唐诗,只顾着盯着唐诗,却忽略了唐诗所处的高楼背后的高楼的“狐狸”及“狐狸”手中的那枝狙击步枪。而且,秦花昨夜答应了由她驾车接应唐诗的,或是帮唐诗阻击鬼子便衣的。

    而秦花也要求李华不要露脸,免得暴露身份。

    李华是不打算露脸的,但是,他心里装着唐诗的安危,所以,他仍然乔装和换车而来。此时此刻,他盯着唐诗看,手里提着一只精致的长方形皮箱,里面装着狗蛋牌火箭筒和狗蛋牌机关枪及十余颗手雷、两颗狗蛋牌炮弹。

    此时,他蹲在残墙下,打开皮箱,取出火箭筒和炮弹、瞄准镜并安装好,托起火箭筒,瞄准唐诗所处的高楼下,一旦发现鬼子包抄唐诗所处的这幢高楼,李华就会毫不客气的朝那些包抄唐诗的鬼子开炮。

    对于李华而言,唐诗就是李华的命。

    他自穿越而来,虽有被动的与其他漂亮姑娘或女人亲热过,但是,他心里装的始终是唐诗。

    他一直被唐诗和“狗蛋”故事所感动。

    哪怕唐诗成为陈洋的女人,李华也从未放弃过唐诗。

    现在,遭到情劫的唐诗,回到了津门,回到了李华身边,李华就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重逢和欢聚。

    也就在此时,潘毓的车队缓缓而来。

    车队之中,居中的豪车就是潘毓的,车牌也是001。

    这表面的浮华,小鬼子还是要给潘毓的。

    唐诗斜趴在高楼上,透过瞄准镜,看到了潘毓坐在他那辆轿车的后排座,并不时的移下车窗口,向车窗外的熟悉的小鬼子挥挥手。

    于是,唐诗把握机会,扣动板机。

    砰!

    潘毓后脑勺中弹,侧头一歪,那溅出来的血把他身边的秘书浑身都染红了,吓得他的秘书“哇哇”大哭,伸手掩脸。

    顿时,车队停下来,车上的人纷纷推门下车,掏枪而出。原来唐诗击中的不是真潘毓,而是比狐狸还狡猾的潘毓的替身。而秦花暗藏的杀手“狐狸”却趁唐诗开枪之后,又探头往楼下看看之时,扣动板机,朝唐诗开了一枪。

    砰!

    唐诗探头一看,便又蹲下身子。

    一颗子弹从她头顶上空掠过。

    唐诗顿时头皮发麻,立时意识到暗中有人狙击自己。

    刹那间,她浑身发抖,冷汗渗冒。

    附近正在观望的鬼子、皇协军、伪警、保镖纷纷握枪朝“狐狸”和唐诗开枪,也纷纷向唐诗和“狐狸”所藏身的两幢高楼包抄而来。李华依仗着千米眼,见状大惊失色,没想到霍应扬竟然会暗杀唐诗的。

    原来,秦花嘴里的“狐狸”是假特别员,假狐狸,而是被秦花做通了思想工作、暗中加入秦花的行动队的霍应扬。

    而霍应扬用的那枝狙击步枪,仍然是霍应扬的狙击步枪,李华以他的千米眼,把霍应扬和他的狙击步枪的品牌号瞧的清清楚楚。面对包抄而来的鬼子、伪军、伪警,唐诗和霍应扬分别从两幢高楼天台上往楼梯口跑。

    李华看看一些鬼子和伪军、伪警跑到了唐诗所处的高楼下,人群也开始密集起来,便扛起火箭筒,扣动板机,开了一炮。嗖!轰!啊啊啊啊!鬼子、伪军、伪警十余人被炸得血肉横飞,十余人被震跌的头破血流,十余人被弹片击伤,东倒西歪的侧跌一边,个个血流如注,哀嚎惨叫。

    李华开炮之后,马上蹲在残墙下,并放下火箭筒,炮口向下,免得冒烟而起。站在芙蓉旅馆楼顶上的岩黑,策划了这出好戏,自然也不会错过看好戏的机会。

    此时,他放在楼顶上,举着望远镜,东张西望,认真侦查刚才开炮的那人的目标位置。

    但是,他没发现有冒烟的炮管,也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他从炮击唐诗所处的那幢高楼前的那颗炮弹的距离来测算,算出开炮之人所藏的位置距离芙蓉旅馆也不远,于是,他吩咐宪兵队队长枯井传承带队地毯式搜索附近的房屋,一定要找出开炮之人。

    枯井传承随即带队包抄向长盘旅馆一带的大街小巷。

    然后,岩黑又举着望远镜,侦察唐诗所处的那幢楼。

    但是,唐诗很机灵,她虽遭情劫,却是才女,而且是燕京大学的才女,她虽然因为刚才差点挨枪子,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害怕而蹲身不动,而是赶紧的从楼顶沿楼梯口往楼下,并在听到那声炮响之后,跑到二楼,然后从二楼跳窗口而出。她的纤纤美长腿着地之后,又就地打滚,消去身子下坠的后劲,提着狗蛋牌狙击步枪起身,反手从纤腰后掏出一把盒子炮,拇指一按保险,朝守在小巷两端的鬼子便衣、伪警便衣开枪,连扣连发。

    砰砰砰!

    啊啊啊!

    小巷两端的鬼子应声而倒。

    唐诗拎枪就跑,迅速消失于小巷里。

    而此时李华那一炮轰的小鬼子晕头转向,东张西望,倒是一时忘了包抄唐诗和霍应扬,给了唐诗和霍应扬逃跑的机会。不过,李华却很危险,因为岩黑正举着望远镜搜索他的下落,枯井传承也带队包抄而来。